爱因斯坦 - 自画像


对于一个人自身的存在,何者是有意义的,他自己并不知晓,并且,这一点肯定也不应该打扰其他人。一条鱼能对它终身畅游其中的水知道些什么?

苦难也罢,甜蜜也罢,都来自外界,而坚毅却来自内部,来自一个人自身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我都是受我的本性的驱使去做事情,为此而获得太多的尊敬和热爱,让人感到羞愧。仇恨之箭也射向了我,但从未伤害我,因为它们从某种程度上属于另一个世界,而我与之没有多少关联。

我孤寂地生活着,年轻时痛苦万分,而在成熟之年却甘之如饴。[1]


  1.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晚年文集》(方在庆、韩文博、何维国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年版,第 3 页。 ↑
updatedupdated2018-08-14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