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舞蹈之歌

有一天傍晚,查拉图斯特拉跟他的弟子们走过森林;当他在寻找泉水时,瞧,他来到一处碧绿的草地,四周有许多树木和灌木丛静静地环绕着:在草地上有一些少女相聚在一起舞蹈。少女们一看出是查拉图斯特拉,立即停止舞蹈;可是查拉图斯特拉却露出亲切的态度走近她们,说出这番话:

“你们这些可爱的姑娘,不要停止舞蹈!来到你们面前的,并不是露出恶意眼光的扫兴者,也不是姑娘们的敌人。

对魔鬼那一方面,我是上帝的代言人:可是我说的魔鬼,乃是重压之魔[1]。你们这些轻捷的姑娘,我怎会敌视神圣的舞蹈?或者敌视具有美丽踝骨的姑娘们的脚呢?

我确是有着幽深树木的黑暗的森林:可是不畏惧我的黑暗的人,也会在我的柏树[2]下面看到玫瑰花的斜坡。

他也会看到最受姑娘们喜爱的小爱神[3]:他躺在泉边,静静地,闭着眼睛。

确实,他在大白天睡去了,这个懒骨头!他一定是扑蝴蝶扑得太累了吧?

美丽的舞蹈姑娘们,如果我稍微惩罚一下这个小爱神[4],请不要对我生气!他也许会叫、会哭——可是,他哭起来,也是惹人发笑的!

他会眼里噙着泪水要求你们跳舞的;而我本人,很想和着他的舞蹈唱一首歌:

我的歌是嘲笑重压之魔的舞蹈之歌,这个重压之魔,对我说来,乃是至高无上的最强有力的恶魔,人们称他为‘世界之主’[5]。”——

当丘比特和姑娘们一起跳舞时,查拉图斯特拉所唱的就是如下的歌:

哦,生命啊,我最近向你的眼睛里面观看!我好像掉进了不可测知的深处[6]

可是你用黄金钓钩[7]把我拉上来;当我称你是深不可测时,你嘲讽似地笑出来。

“这是一切鱼类所说的话,”你说,“它们担不到底的,就说是深不可测。

可是我只是变化无常的[8],野性的,总的说来,是一个女人,决不是有道德的女人;

尽管你们男人们把我称为‘深奥者’、‘忠实者’、‘永恒者’、‘神秘者’。

可是你们男人常把你们自己的道德赠送给我们[9]——唉,你们这些有道德的人!”

她说罢,笑了,这个不可置信者;可是当她说自己的坏话时,我从不相信她和她的笑。

当我跟我的粗野的智慧单独谈话时,我的智慧愤怒地对我说:“你愿望,你渴望,你喜爱,你单单为了这个理由才赞美生命!”[10]

我差不多要恶狠狠地回答她,对这个愤怒者说出真话;再没有比跟自己的智慧“说真话”[11]时使人能更加恶狠狠地回答了。

我们三者之间的关系[12]就是这样。我从心底里喜爱的只有生命——确实,即使在我恨生命时,我也最爱生命![13]

可是我喜欢智慧,常常过分喜欢:这是由于,智慧非常强烈地使我想到生命!

智慧也具有跟生命同样的眼睛,同样的笑,甚至也有同样的黄金钓杆:她们俩如此相似,我能有什么办法?

有一次,生命问我:智慧到底是谁?——我热心地说:“啊,是这样的!智慧!

人们渴望智慧,不感到厌烦,人们隔着面纱看她,人们用网捕捉她。[14]

她美丽吗?我不知道!可是最老练的鲤鱼也可以用智慧做鱼饵去钓它上钩。

她是变化无常而倔强的;我常看到她咬自己的嘴唇,反顺毛方向梳她的头发。

也许她是凶恶的,虚伪的,总的说来,是一个妇女;可是当她说自己的坏话时,反而最具有诱惑力。”

当我对生命说这番话时,她露出恶意地笑了,闭起眼睛。“你到底在说谁?”她问道,“也许是我吧?

即使你说得对——竟当着我的面说这些么!可是现在你也谈谈你自己的智慧吧!”

啊,现在你又张开你的眼睛,哦,亲爱的生命!我好像又掉进不可测知的深处。——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歌唱。可是当舞蹈结束,少女们全走开时,他不由悲伤起来。

“太阳早已落下去了,”最后他说道,“草地很湿,从森林各处吹来凉风。

一个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在我四周沉思地望着我。怎么?你还活着,查拉图斯特拉?

何故?为何?因何?何往?何处?如何?仍然活下去,不是愚蠢么?——

啊,我的朋友们,从我内部提出这些问题的,是夜晚。请原谅我的悲伤!

夜晚到来了:原谅我,夜晚到来了!”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5]


  1. 在物理方面为重力、惰性等,在精神方面为物欲、野心等,对于人都是一种束缚,妨碍人的自由活动。查拉图斯特拉作为超越课题的最重大者之一(参看《读和写》章注)。 
  2. 柏树是悲哀的象征。此处犹言自己不仅是忧郁和悲哀的同伙。 
  3. 即丘比特(丘比德)。此处犹言在自己的生命中也有爱的要素。 
  4. 责怪他不可过度追扑蝴蝶,但并非要压制他。 
  5. 重压之魔束缚人,有其必然性,他用因果法则的网眼支配世界的运行。《约翰福音》12,31:“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又译“这世界的元首”或“世界的首领”)。 
  6. 难以穷究的生命之谜。 
  7. 生命的活生生的魅惑。 
  8. 生命的本质,即流动和变化。 
  9. 男人总是用自己的眼光把女人看成是好的。 
  10. 智慧作为女性,对作为女性的生命有吃醋心理。 
  11. 自己爱的只有生命。智慧(认识)不过是求生的手段。并非特别爱智慧。 
  12. 犹如男女间三角关系。 
  13. 饱尝生的痛苦时,反而加强对生命的执着的爱。心理方面往往如此,对爱人憎恨时,却越是爱得热烈。 
  14. 不直接用手抓住她,而是用头脑。 
  15.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18 页。 
updatedupdated2018-08-14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