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坟墓之歌


“那里是坟墓之岛,沉默之岛;那里也有埋葬我的青春的坟墓。我要把生命的常青花圈带往那里去。”

心中作出如此的决定,我就乘船渡海而去。——

哦,你们,我的青春的幻相和幻影!哦,你们,所有的爱的眼光,你们,神圣的一眨眼时光[1]!你们怎会那样匆匆地早死!今天我像怀念我死去的亲人一样怀念你们。

我最亲爱的死者[2],从你们那里向我飘来一阵甘美的清香,使我宽心止泪的清香。确实,它使孤独的航海者的心觉得感动而舒畅。

我这个孤独者!我依旧是最富有的、最被人嫉妒的人。因为我过去拥有过你们,现在你们还拥有我[3]:说吧,有谁比得上我,有这么多的红苹果从树上给我落下来呢?

哦,你们,我最亲爱的死者,我依旧是你们的爱的继承者,你们的爱的王国,为了缅怀你们盛开着各色各样野生道德[4]的鲜花。

啊,我们生来是要永远和睦相处的,你们,可爱的异域的奇迹[5];你们走近我,走近我的渴望,并不像胆怯的小鸟那样——不,却像信任者走近信任者!

是的,你们像我一样,是为了保持忠实、保持永恒之爱而生的:现在我不得不称呼你们为不忠实者,你们,神圣的眼光和一眨眼时光啊[6]: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称呼。

确实,你们是太匆匆地早死了,你们这些逃亡者。可是你们并没有从我心中逃走,我也没有逃离开你们:我们互相不忠实,并不能归咎于我们。

为了杀害我,人们扼死了你们,你们,我的希望之鸣禽啊!是的,我最亲爱的你们,恶意总是把箭头瞄准你们射去——为了射中我的心!

箭射中了!可是你们总是我最心爱的,是我的所有,又是占有我者:因此你们不得不夭折而过早地死去!

人们对准我所占有的,对我最易受伤的东西射出他们的箭:就是射向你们,你们的外皮像柔毛,更像被人看一眼就要死掉的微笑。

可是我要对我的敌人说这句话:比起你们对我所行的,任何杀人之事又算得了什么哩!

你们对我所行的,比任何杀人案子还要凶恶;你们夺去我的无可挽回者——我对你们如是说,我的敌人们!

你们是杀害了我的青春的幻相和最可爱的奇迹!你们夺去了我的游伴,那些极乐之灵!为了缅怀他们,我在这里献上这个花圈,留下这个诅咒。

这是给你们的诅咒,我的地人们!你们使我的永恒者缩短了生命,就像夜寒袭来,使乐音成为绝响!它是那样短暂地跟我照面,还不及神圣的眼光那样闪烁,只有——一眨眼时光!

从前,在幸福的良时,我的纯洁曾对我如是说:“一切存在,对于我,都应当是神圣的。”[7]

那时,你们这些敌人,就领着肮脏的幽灵们向我袭来;唉,那个幸福的良时,如今逃往哪里去啦!

“每一天,对于我,都应当是神圣的。”——从前,我的青春的智慧曾对我这样讲:确实,这是可喜的智慧的谈话!

可是那时,你们这些敌人,就把我的无数夜间偷走,卖给不眠的苦恼:唉,那些可喜的智慧如今逃往哪里去了?

从前,我渴望看到飞鸟带来吉祥的预兆[8]:那时,你们就带来一只讨厌的怪鸟猫头鹰[9]在我的路上出现。唉,我那时的可爱的渴望如今逃往哪里去了?

从前我发誓抛弃一切厌恶:那时你们就把我周围的人和近邻变成流脓的疖子[10]。唉,我那时的最高尚的誓言如今逃往哪里去了?

从前我做个瞎子走我幸福的道路[11]:那时你们就把垃圾倒在瞎子的路上:如今瞎子走惯了老路使瞎子觉得厌恶了。

当我做完我的最困难的工作而庆祝我克服难关的胜利时:那时你们就叫爱我的人们大嚷,说我给他们造成最大的苦痛[12]

确实,你们的所作所为总是如此:你们使我的最好的蜜变质,使我的最好的蜜蜂白白浪费它们的辛勤劳动。

你们总是派最不要脸的乞丐来接受我的慈悲;你们总是叫那些不可救药的无耻之徒聚集在我的同情心四周。就这样你们使我的道德失去自信。

当我把我最神圣的供物献上祭台时:你们的“虔诚”立即把它的最油腻的供品也放在近旁[13]:这样使我最神圣的供物被你们的供品的油腻气熏得透不过气来。

有一次,我想跳一个我从未跳过的舞蹈:我想跳个超越诸天之外的舞。那时你们就哄骗我最喜爱的歌手。

于是我的歌手就唱起一支令人汗毛直竖的沉闷的曲子[14];唉,就像他对着我的耳朵吹起阴沉的号角!

行凶的歌手,恶意的工具,最天真的人!我已经站起来准备跳最好的舞蹈:这时你就用你的歌声破坏我的狂喜!

只有在跳舞时我才能说出最高事物的比喻——如今我的最高的比喻却留在我的肢体里没说出来!

我的最高的希望没有被说出,没有被实现!我的青春时代的幻相和安慰全都死灭了!

我怎样受得了?我怎样经受住而且战胜这样的创伤?我的灵魂怎样从这种坟墓中复活?

是的,在我的内部有一个不会负伤、不会被掩埋、能爆破岩石的东西:它名叫我的意志。它默默地跨越悠久的岁月,永远不变。

我的老搭档,我的意志,它要借我的脚走它的前进道路;它的性情是硬心肠的,不会受伤的。

我的身上,只有我的脚踵是不会受伤的[15]。最有忍耐力的我的意志啊,你依然存在于我的脚踵上,老样子不变!你依然会从一切坟墓里破土而出!

我青春时代没有实现的一切也还存在于你的内部;现在你还保持青春的活力,怀着希望,在这里坐在崩坏的黄色墓石上。

是的,你对于我,依然是一切坟墓的破坏者:万岁,我的意志!只有在有着坟墓的地方,才有复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歌唱。[16][17]


  1. 文字游戏。眼光原文为 Augen,一眨眼时光原文为 Augenblick。 ↑
  2. 即上文青春的幻相和幻影,亦即年轻时的梦与理想。 ↑
  3. 我过去有过这样多的各种理想,现在这些理想还占有我的心。 ↑
  4. 红苹果落下来,不能再栽培出美丽的树木。可是对你们念念不忘的这种野生道德(比理想更具体的东西,如勇气、斗志、忍耐等)如今还在我的内部开花。 ↑
  5. 即前文青春时代的幻相和幻影(理想)。 ↑
  6. 因为很早地离去,所以说不忠实。神圣的眼光和一眨眼时光指青春的理想之来到。 ↑
  7. 青年时代的干劲,要把世上的一切都变成理想的事物。 ↑
  8. 古代希腊人根据在路上遇到的飞鸟的种类及其飞行方式以定吉凶。 ↑
  9. 猫头鹰为不详之鸟,作为黑夜的、地域的象征,它报告不幸和死亡。此处可能指尼采的同学拉莫维茨·缪伦多尔夫,他曾攻击尼采的《悲剧的诞生》为治学的邪道。 ↑
  10. 对于任何一切讨厌的令人痛苦的事物,都曾发誓要放弃憎恶的念头。可是被最亲近者背叛时,誓言也被破弃了。 ↑
  11. 年轻时,没有足够的批判力,盲目醉心,如今始悟其非。此处令人想到尼采对瓦格纳的态度。 ↑
  12. 朋友们对他的功绩也进行非难。 ↑
  13. 我要赞美任何事物,你们也出于不纯的动机,来夹一脚。 ↑
  14. 瓦格纳写乐剧《帕尔齐法尔》,显示出他的基督教倾向。 ↑
  15. 希腊神话中大英雄阿喀琉斯在孩童时由他母亲把他浸到斯堤克斯河水里,所以周身刀箭不入,只有他的踵部,因被母亲捏住,没有沾到河水,成为他的致命的弱点。此处说作者的脚踵不会受伤,是由于有坚强的意志附着在那里。 ↑
  16. 题注:本章是一首美丽的抒情诗。哀叹青春时代的各种思想,由于敌人们的恶意而夭折。可是坚强的意志能从坟墓中破土而出,复活起来。 ↑
  17.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22 页。 ↑
updatedupdated2018-08-14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