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违背意愿的幸福

心里藏着如此的谜和酸辛,查拉图斯特拉渡海而去。可是当他离开幸福岛和他的朋友们远航了四天之后,他把一切痛苦全都克服了——:他胜利地、脚步坚定地稳站在他的命运之上。于是查拉图斯特拉对他的欢欣雀跃的良心如是说道:

我又孤独了,我愿意孤独,跟纯洁的天空和辽阔的大海孤独地在一起;我的周围又是下午。

过去,我第一次找到我的朋友们,是在下午,我第二次找到我的朋友们,也是在下午——在一切的光都变得更加寂静的时刻。

因为,还在天地之间漂荡的幸福的太阳,她现在还在寻找一个光明的灵魂作她的宿泊的场所:现在,一切的光都由于幸福而变得更加寂静了。

哦,我的生命之下午!我的幸福也曾降到谷中去寻找宿泊之处:它在那儿找到这些开朗好客的灵魂。

哦,我的生命之下午!我什么没有放弃,以便获得一样东西:我的思想的这种活的移植[1],我的最高希望的这种曙光!

从前,我这个创造者也曾寻找过伙伴和我的希望的孩子们:瞧,后来才知道,他不能找到他们,除非,他自己先把他们创造出来。

因此,我正埋头于这个事业之中,向我的孩子们走去,又离开他们回来:为了我的孩子们,查拉图斯特拉必须完成自己。

因为,人衷心所爱的,只是他的孩子和事业;如果对自己有莫大的爱,这就是妊娠的征兆[2]:这是我的发现。

我的孩子们刚在他们的初春时期萌芽发青,紧紧地挨在一起,共同在风中摇曳,他们是我的园中和最优质的土壤中的树木。

确实,有这些树木互相生长在一起的地方,那里就是幸福的岛屿!

可是,有一天,我要把它们连根挖出,把每一棵单独分裁,让它们学会孤独、反抗和小心谨慎。

我要让它们长出节疤,弯弯曲曲,具有柔韧的坚硬性,矗立在大海边,成为不屈不挠的生命的活灯塔。

在暴风冲下大海的地方,在群山的岩鼻饮水的地方,将来,它们每一棵树都要在那里日夜守望,对它自己进行考验和认识。

它要经受考验,被认清,是不是我的同类和同族——是不是一种长久意志的所有者,在它说话时也是沉默寡言,而且是那样落落大方,在施予时也会夺取:——

——让他将来会成为我的伙伴,成为查拉图斯特拉的共同创造者和共同庆祝者——:成为这样的人,就是把我的意志写在我的石版上:使一切事物达到更完美的完成。

为了这些树木和它们的同类,我必须完成我自己:因此我现在避开我的幸福,献身于一切不幸——为了对我进行最后的考验和认识。

确实,现在是我离去的时候了;流浪人的影子和最长久的无聊和最寂静的时刻——全都对我说:“现在是紧急的时候了[3]!”

风从钥匙孔里吹来,说“来吧!”门不错过时机打开,说“去吧!”

可是我躺着,摆脱不了对我的孩子们的爱:渴望,对爱的渴望给我设下这个圈套,我变成我的孩子们的俘虏,为了他们而失去自我[4]

渴望——对我而言:就是失去了自我。我拥有你们,我的孩子们!在这种拥有中,一切都该是确实,没有任何渴望的余地[5]

我的爱之太阳,像孵卵一样,蒸晒在我的身上[6],查拉图斯特拉泡在自己的热气之中,——于是影子和怀疑都从我头上飞离而去[7]

我已经在向往严冬的寒气[8]:“哦,但愿严冬的寒气再来让我瑟瑟发抖吧!”我叹息着:——这时,冰一样的雾气从我内心里升涌出来。

我的过去冲破了坟墓而出,好多被活埋的痛苦醒过来了——:它们只是被裹在殓尸布里大睡了一场而已[9]

就这样,一切都以征兆的口气对我说:“时候到了!”可是我,没有听到:要一直等到最后,我的深渊动摇起来,我的思想咬啮着我[10]

唉,深渊的思想啊,你就是我的思想!什么时候我才会获得这种强力,听到你的挖掘的声音而不再发抖呢?

当他听到你的挖掘声音时,我的心会一直跳到喉咙口!你的沉默会勒紧我的脖子,你这深渊似的沉默者!

我还从来不敢把你叫上来:我把你的思想——怀抱在心里,已经够我受的了!我还没有足够的强力能达到最后的狮子的目空一切和奔放。

我只要一想到你的重压,我总是感到恐怖万分:可是总有一天我会发现我有这样的强力,能发出狮子吼的声音把你叫上来!

等我在这方面一克服了我自己,我还要在更伟大的另一方面克服我自己;胜利将会成为我的完成的印记!——

但此刻我还在不安定的海上漂流;说奉承话的偶然在谄媚我[11];我瞻前顾后——我还看不到终极的目标。

我进行最后斗争的时刻还没有到来——或许它正在到来?确实,充满欺骗之美的人生之海[12]正在我四周注望着我!

哦,我的生命的下午!哦,黄昏前的幸福!哦,大海上的港口[13]!哦,不安定中的和平!我是多么不信任你们!

确实,我不信任你们的欺骗之美!我就像那种情郎,不相信过分柔媚的微笑。

就像嫉妒心重的情郎推开他最爱的女性,尽管他在严酷之中还怀着柔情——,我就这样推开了我面前的幸福的时刻。

去吧,幸福的时刻!你给我带来的是违背意愿的[14]幸福!我站在这里,乐愿迎接我的最深的痛苦——你来得不是时候!

去吧,你这幸福的时刻!你还是留宿在那里——在我的孩子们那里!快去吧!趁黄昏没有到来之前,以我的幸福祝福那些孩子们[15]

黄昏已经逼近了:太阳坠落了。离开吧——我的幸福!——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他通宵等待他的不幸[16];可是他徒然等待。夜色依旧明亮而宁静,幸福本身越来越靠拢他。可是到天亮时,查拉图斯特拉却对他的心大笑着而嘲讽地说道:“幸福跟我。这是由于我不跟女人走。而幸福乃是一位女性。”[17][18]


  1. 传受思想的人。也就是下述的伙伴和孩子。希望的曙光,换言之,也就是孩子们,遵奉他的教言的新的一代。 
  2. 怀孕的女性爱她自己。爱自己,是因为对自己的孩子(和事业)的真正的爱是在自己的内部产生的。 
  3. 命他完成永远回归的思想。也就是应当回到山洞的孤独之中,献身于艰难的事业。 
  4. 由于太爱惜弟子们,不容易离开他们独自上山。 
  5. 如果是真正拥有,即使离开对方,也非常放心(确实),现在也就没有渴望的必要。如果并非完全拥有,才会渴望对方。 
  6. 被对于孩子们的爱温暖地栓住,就不能面向应该真正完成自己的孤独的寒气出发。 
  7. 影子即流浪人的影子(孤独的流浪人常以他的影子作伙伴),跟怀疑为同一物。怀疑就是说“老是处于这样的状态行吗”。 
  8. 拥有弟子,为了对他们的爱而感到满足。此时,想要回到创造的孤独之中的欲望苏醒过来了。 
  9. 由于对弟子们的爱而暂时忘却的过去的不安和痛苦苏醒了过来,使自己无法静止。 
  10. 我还在磨磨蹭蹭,而在我内心中的东西(深渊)已急于跃动出来,永远回归的思想激烈地向我袭来。 
  11. 现实的眼前的幸福感。这只是偶然的现象,何时消失,不可预测。就像波平浪静的海面。 
  12. 诱惑我,叫我安居的人生诸现象。 
  13. 在大海上的一时的安全感。 
  14. 歌德在《诗与真》第 16 章谈到他的诗才时,说它最欢畅最丰富地表现出来,是不自觉的,甚至是违背意愿的。 
  15. 流露出对弟子们的温情。 
  16. 暗指《马太福音》8,23-27 所讲的故事:“耶稣上了船,门徒跟着他。海里忽然起了暴风,……门徒来叫醒了他……耶稣于是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的平静了。” 
  17. 题注:查拉图斯特拉为了要完成永远回归的思想,回到孤寂之中,献身于一切不幸以锻炼自己,但常有违背意愿的幸福感侵袭着他。 
  18.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82 页。 
updatedupdated2018-08-14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