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贱民


生命是快乐的泉水;可是任何泉水,有贱民来共饮,就受到污染而毒化了。

一切清洁的,我都喜爱;可是我不爱看到不洁者的冷笑的嘴和焦渴。

他们把他们的视线投到泉水里:现在他们的讨厌的微笑从泉水里反映到我的眼睛里。

他们用他们的淫欲毒化了圣水;当他们把他们的淫秽的梦[1]称为快乐时,他们也毒化了语言。

当他们把他们的潮湿的心靠近火时,火也觉得生气;当贱民走近火边时,火精也激愤而冒烟。

果实到了他们手里,就会甜得令人恶心而熟透腐烂:果树碰到他们的视线,树梢就会枯萎,果子就会像被风吹落。

好多背离人生的人,只是在背离贱民:他们不愿跟贱民共同享用泉水、火和果实。

好多人走到沙漠里跟猛兽一起忍受焦渴,只是不愿跟肮脏的赶骆驼者一同坐在蓄水池周围。

好多人,像破坏者,又像打在一切谷物田里的冰雹一样赶来,只是把脚伸进贱民的嘴里,塞住贱民的喉咙。

生命本身需要敌意、死亡和受难的十字架[2],这种认识并不是最容易使我哽住的食物。

而是,有一次我提出个问题,我却被我自己的问题问得差不多透不过气来了,这个问题就是:怎么?生命也需要有贱民吗[3]

毒化的泉水、发出臭味的火、肮脏的梦、生命的面包里的蛆子,这些都是必需的吗?

饿狼似地吞噬我的生命力的,不是我的憎恨,而是我的恶心感!唉,当我发现贱民也颇有精神方面的才智[4],我对精神就常常感到厌倦!

当我看到统治者们现在所说的统治是什么时,我就背离他们:他们的统治是以权力为目的跟贱民做肮脏的交易和讨价还价。

我住在各种国民之中,跟他们语言不通,闭目塞听:让我听不懂他们为权力而做的肮脏交易和讨价还价。

我捏紧鼻子,愤懑地通过昨天和今天的一切事件:昨天和今天的一切事件都发出摇笔杆的贱民的恶臭[5]

我像又聋又哑又瞎的残疾人一样:就这样活了很久,以便不跟那些权力贱民、摇笔杆贱民和快乐贱民[6]厮混在一起。

我的精神吃力地、小心翼翼地爬上台阶;快乐的施舍是它的清凉剂;过着像盲人拄着手杖悄悄行走的生活[7]

可是我的情况怎样呢?我怎样从恶心感中解救我自己呢?谁使我的眼睛变得年轻呢?我怎样飞上不再有任何贱民坐在泉边的高处呢?

我的恶心本身为我创造了翅膀和预感到泉水的力量吗?确实,我必须飞上最高处,让我再找到快乐之泉!

哦,我找到它了,我的弟兄们!在这儿的最高处涌出快乐之泉!这里有着没有任何贱民参加共饮的生命!

快乐之泉啊,你为我差不多涌出得太猛了!你为了想让我的杯子盛满,你常常又把杯子倒空!

我还必须学会更谦虚地走进你:我的心仍然过于猛烈地向你涌流[8]——

我的心,在它上面燃烧着我的夏天,短暂的、炎热的、忧郁的、极乐的夏天:我的炎夏之心是怎样渴望你的清凉[9]

迟迟不肯离去的我的春天的哀愁过去了!像六月雪一样意外的我的恶意过去了!我完全变成夏天和夏天的中午!

有着清凉的泉水和至福的宁静的最高处的夏天:哦,来吧,我的朋友们,让这种宁静更充满至福!

因为这是我们的高处和我们的家乡:我们住在这里,对于一切不洁者和他们的焦渴,是太高而陡峭了[10]

尽管把你们的纯洁的眼光投向我的快乐之泉吧,你们众位朋友们!泉水怎会因此变得混浊哩!它将以它的纯洁对你们笑脸相迎。

我们在未来之树上筑我们的巢;大鹰将把食物衔在嘴里给我们这些孤独者送来![11]

确实,这不是不洁者可以参加共食的食物!他们会误以为是吞了火而烧伤了他们的嘴!

确实,这里没有我们为不洁者准备的住处!我们的快乐,对于他们的肉体和精神,将被称为冰窟!

我们要像强烈的风高踞于他们之上,与大鹰为伍,与雪为伍,与太阳为伍:强烈的风就是如此生活着。

有一天,我还要像一阵风吹到他们当中,用我的精神夺去他们的精神的呼吸:这是我的未来所愿望的。

确实,查拉图斯特拉对于一切低地,乃是一阵强烈的风;他对他的敌人和一切吐唾沫的人作如是的忠告:「当心不要对风吐唾沫!」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2]


  1. 这里的梦指妄想和欲念。 ↑
  2. 生存的发展需要各种苦难,尤其是战斗和死亡(自我超越)。 ↑
  3. 觉得贱民讨厌,如果把此点也当作苦难,那么贱民对于我们的生命是否也有必要呢? ↑
  4. 德文的 Geist(精神)有多种意义,此处等于才智、智慧之意。 ↑
  5. 每天发生的事件全部由从事记者生涯的耍笔杆贱民渲染传播。 ↑
  6. 把淫秽的梦称为快乐的贱民。 ↑
  7. 苦于贱民,而一步一步走着,迈向生活向上的目标。要体尝真正的快乐是很少的。 ↑
  8. 并非以自己发现生命之泉自豪而猛烈地去靠近它,而是平静地体尝该泉所赐予的高度喜悦。 ↑
  9. 把智慧的成熟比作夏天,但伴随着夏天的幸福感,也难免有感到良时易逝的空虚感,以及到达繁茂绝顶时所产生的忧郁感。因此渴望高处泉水的清凉。 ↑
  10. 这里字面上的意思是住在高而陡峭的山顶,比喻为过着高贵勇敢的生活。 ↑
  11. 犹如《圣经》中所说:《列王纪上》17,5:「以利亚照着耶和华的话,去住在约旦河东的基立溪旁。乌鸦早晚给他叼饼和肉来」。又如《出埃及记》16,13:以色列全会众在旷野里,有鹌鹑给他们送食物来。 ↑
  12.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04 页。 ↑
updatedupdated2018-12-13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