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超越自己


智慧最高者,你们把那种推动你们、使你们热衷的意志称为「求真理的意志」吗?

使一切存在者能被思考的意志[1]:我如此称呼你们的意志!

你们首先想使一切存在者成为可能被思考的对象:因为你们抱着相当的不信任,怀疑这种存在者是否已能被思考。

可是一切存在者应当对你们顺从屈服[2]!你们的意志要它们如此。它们应当变得圆滑,臣服于精神,成为精神的镜子和映像。

智慧最高者,这就是你们的整个意志,可称为追求强力的意志[3];即使在你们谈论善与恶,谈论各种价值评价时也是如此。

你们还想创造个世界[4],让你们能跪拜的世界:这就是你们最终的希望和陶醉。

当然,那些智慧不高者,也就是民众——他们就像一条河,河上有一只小船漂浮着驶去:船上坐着一本正经的蒙面的价值评价[5]

你们把你们的意志和你们所定的价值放在生成的河上漂流;从民众们认为的善与恶之中,透露出自古以来就有的追求强力的意志。

智慧最高者,就是你们,请这些宾客坐在船上,给予他们华丽的包装和夸耀的名称——你们和你们的支配意志!

现在河水载着你们的小船前进:河水必须载着它前进。尽管破碎的水波飞溅着浪花,愤怒地抗拒龙骨,这也不足挂齿!

智慧最高者,你们的危险,你们对善与恶的评价的终止,并非来自河流:而是由于那种意志本身,追求强力的意志——无穷无尽地产生出来的求生的意志[6]

可是为了让你们理解我所说的关于善与恶的见解:我还要对你们讲说关于生命以及一切有生命者的本质方面的我的意见。

我紧追着有生命者,我走过最大的和最小的路,以便认识有生命者的本质。

如果有生命者把嘴闭上,我就用百面镜子拦截它的视线:让它的眼睛说出。于是它的眼睛就对我说话。

可是,只要在我发现有生命者的地方,我也听到有关服从的说话。一切有生命者就是服从者[7]

我听到的第二句乃是:不能听命于自己者,就要受命于他人。这就是有生命者的本质。

而我听到的第三句乃是:命令比服从更难。不仅由于命令者要负起服从者的一切重荷,而且这种重荷会把他压垮:——

我看,在一切命令之中含有尝试与冒险;有生命者在命令时,它常常拿它自己作赌注。

是的,即使在它命令自己时:它也必须为它自己的命令付出代价。它必须为它自定的法规当裁判者、惩罚者和牺牲[8]

怎么会这样的呢!我们这样反躬自问。是什么在说服有生命者去服从、去命令,而且既命令又要服从?

智慧最高者,现在听我的意见!要认真检查,我是否钻进生命本身的心脏,一直钻进它的心脏的深根之处!

在我看到有生命者的地方,我就发现有追求强力的意志;就是在奴仆的意志之中,我也发现有要当主人的意志。

弱者之所以服侍强者,这是由于他要当比他更弱者的主人的这种弱者的意志说服他的:只是由于要当主人的这种快乐,使他不愿加以放弃。

正如较小者之所以献身于较大者,是由于他有对最小者进行支配的快乐和强力:因此最大者也有献身的对象[9],为了获得强力——他以生命作赌注。

最大者的献身,就是冒险、危险、进行死亡的赌博。

在有牺牲、服劳、爱之眼光的地方:那里也就有要当主人的意志。这时,弱者通过隐蔽的小道偷偷进入强者的城堡,一直钻进强者的心脏——在那里盗取强力。

这个秘密是生命本身告诉我的:「瞧,」他说,「自己必须不断超越自己者,就是我。

当然,你们把这个称为追求产生的意志,或者称为面向目标的冲动,面向更高者、更远者、更复杂者的冲动:可是这一切只是同一个东西,同一的秘密。

我情愿没落,也不愿放弃这一个东西;确实,在有没落和落叶的地方,瞧,那里就有生命在牺牲自己——为了追求强力[10]

我必须是斗争、生成、目标、各种目标之间的矛盾[11]:啊,猜测出我的意志的人,他也一定会猜测出,意志必须要走怎样一种弯弯曲曲的道路!

不管我创造什么,不管我怎样爱它,——倾刻之间,我就必须成为它的敌对者,成为我的爱的敌对者:我的意志要我这样。

认识者[12]啊,你也不过是我的意志所走的一条道路和脚印:确实,我的追求强力的意志,也是用你的追求真理的意志的脚在走路!

用「追求生存的意志」[13]这句话的箭向真理射去的人,他当然射不中:这个意志——并不存在!

因为,既然是不存在者,就不能有意志;可是,既已生存,怎能还想要追求生存哩!

只有在有生命的地方,那里也才有意志:可是这并非追求生存的意志,而是——如我所教——追求强力的意志!

对于生活着的人,有许多东西比生活本身还具有更高的评价;可是从这种评价本身的嘴里说出的却是——追求强力的意志!」——

生命曾如此教导我:由此我猜出你们的内心之谜,你们这些智慧最高者。

确实,我告诉你们:说什么永恒不变的恶与善——这是不存在的!善与恶也必须由自己不断地再超越自己。

你们这些进行价值评价者,你们用你们定立的关于善与恶的评价和见解行使你们的权力;其实这就是你们的隐藏的爱,你们的灵魂的闪光、战栗和洋溢[14]

可是从你们定立的价值内部孕育出一种更强大的力量和一种新的超越:由此使蛋和蛋壳破碎。

在善与恶方面必须做个创造者的人:确实,他首先必须做个破坏者,打破各种价值。

因此,最高的恶属于最高的善:而这最高的善乃是创造性的。——

你们这些智慧最高者,让我们只谈这些,尽管这样是不好的[15]。而沉默却更加不好;一切保密的真理是有毒的[16]

碰上我们的真理就会破坏一切,让它们全都破坏吧!要建造的房屋还多着哩!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7][18]


  1. 把世上一切事物现象放在头脑里使其观念化,这样进行思考,乃是哲学家和思想家的态度。 ↑
  2. 你们所要的并非真理,而是要让一切事物现象顺应你们这些精神行使者,化为观念,而且化为跟你们的精神相似的观念。 ↑
  3. 在探究真理的名义下,要使世界万象跟自己的精神同化。 ↑
  4. 由你们的精神创造的世界。 ↑
  5. 站在立法家立场的人们的价值观。蒙着真理的假面。 ↑
  6. 民众总是被领导者,从他们那里不会发生价值变革的危险。由求生的意志(追求强力的意志)而产生的价值观,由于这种意志本身的超越自己,有被变革的危险。 ↑
  7. 从强弱和价值高低的关系方面看,服从一定是很显眼的。最强者,强者,总要服从想逞强的心。 ↑
  8. 命令自己时当然要依照自定的法规。因此,这个法规的正当与否,当事者对此负有责任。结果,他要对法规的不正当进行裁判,或者付出代价,做法规的牺牲,甚至完全转向反对的法规,对以前的法规作重新改定。 ↑
  9. 这个对象是什么,故意不明言,留下广大的想象余地。 ↑
  10. 即使是选择没落,这也不是死心的败北,而是要让自己更高地生存下去的积极的行为。「使自己更高地生存」就是这里所说的「力」(强力)。 ↑
  11. 生命以强力为目标,不断发展向上,因此,后来的目标会否定以前的目标。 ↑
  12. 「认识者」即「作为认识者的我」,亦即我的认识作业。 ↑
  13. 叔本华把世界的根源处的东西看成是盲目的「追求生存的意志」。 ↑
  14. 由于发现生命的「追求强力的意志」。 ↑
  15. 轻率地说出深藏的秘密是不应该的。 ↑
  16. 秘藏于内心里不说出来,会使认识者发病。 ↑
  17. 题注:本章强调一切生命都是由追求强力的意志,超越自己,克服自己而完成的。认识与评价并非客观的真理。 ↑
  18.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26 页。 ↑
updatedupdated2018-12-13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