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醉歌

11

一切快乐都想要一切事物永远存在[1],想要蜜,想要渣滓,想要醉醺醺的半夜,想要坟墓,想要暮畔的眼泪的安慰,想要镀金的晚霞。

——快乐有什么不想要的哩!它比一切痛苦更焦渴、更诚心、更饥饿、更可怕、更神秘,它要自己,它咬自己[2],圆圈的意志在快乐里面进行斗争,——

——它要爱,它要憎,它富得过剩,赠予,抛掷,它乞求他人来夺取,向夺取者致谢,它喜欢被人憎恨,——

——快乐就是这样富裕,因此它渴望痛苦,渴望地狱,渴望仇恨,渴望羞辱;渴望残废,渴望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哦,你们确实是知道它的!

你们众位高人啊,快乐,不受约束的、至福的快乐,它在渴望你们——渴望你们的痛苦,你们这些一事无成者!一切永远的快乐都渴望一事无成者。

因为一切快乐都要它自己,因此它也要伤心的悲哀!哦,幸福,哦,痛苦!哦,破碎吧,心脏!你们众位高人啊,可要记住,快乐要求永恒,

——快乐要求一切事物永恒,要求深深,深深的永恒!

12

现在你们学会我唱的歌吗?你们弄明白它的意思吗?好吧!来吧!你们众位高人啊,现在就来唱我的轮唱歌!

现在你们自己来唱这首歌吧,歌题叫「再来一次」,意思是「万古永恒[3]!」——你们众位高人啊,来唱查拉图斯特拉的轮唱歌!

人啊!你要注意听!

深深的半夜在说什么?

「我睡过,我睡过——,

我从深深的梦中觉醒:——

世界很深,

比白昼想象的更深。

世界的痛苦很深——,

快乐——比心中的忧伤更深:

痛苦说:消逝吧!

可是一切快乐都要求永恒——,

——要求深深、深深的永恒!」[4][5]


  1. 它对世界,不管是苦乐、善恶、丑恶愚蠢,都全面地肯定,希望它就照原样永远存在。参看《七个印》第四段。 ↑
  2. 像咬自己的尾巴的蛇——象征永远循环的智慧。 ↑
  3. 希望现世、现在的永远化,这就是永远回归说的核心。 ↑
  4. 题注:在快乐的晚餐之后,高人们也向往永远,高呼「人生啊,再来一次!」夜半钟声瞧了十二响,大家唱起永远回归之歌。 ↑
  5.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396 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