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预言者


“——而且我看到[1]莫大的悲哀降临到世人的头上。最优秀的人们也对他们的工作感到厌倦。

一个教条出现了[2],一个信仰随之流行:“一切都死虚空,一切都相同,一切都曾有过!”[3]

从所有的山上传来回响[4]:“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相同,一切都曾有过!”

我们确已收获过:可是为什么一切果实都腐烂了,变成褐色?昨夜从邪恶的月亮上面落下什么[5]

一切劳动都是徒然,我们的葡萄酒变成毒酒,邪恶的眼光把我们的田和心烤焦。

我们全都干瘪了;如果有火落在我们身上,我们就会像灰一样扬起灰尘[6]——是的,就是火本身,我们也弄得它疲倦了。

泉水全都干涸,海水也退走。所有的土地全都裂开,可是深深的裂沟并不想吞掉我们[7]

“唉,哪里还有我们能在其中溺死的大海”:我们的悲叹之声就这样——飘过浅浅的泥沼。

确实,我们对死亡也已感到太厌倦了;我们现在还醒着而且活下去——在墓穴之中!——”

查拉图斯特拉听到一个预言者[8]如是说;他的预言钻进他心里,使他变成另外一个人。他悲伤而疲倦地走来走去;他变成像那个预言者所说的人们一样。

确实,他对他的弟子们如是说,还有不多的时候[9],这个长时期的昏暗就要来到了。唉,我怎样才能把我的光安全保存下来哩!

但愿我的光不会在这种悲哀之中闷死!它应当是照亮更远的世界的光,还要照亮最远的黑夜!

查拉图斯特拉就这样忧心忡忡地走来走去;有三天之久,他不吃不喝,不睡觉也不说话。最后他终于陷入深深的酣睡。可是他的弟子们坐在他的四周长久地守夜,惶恐地守候着,看他会不会醒来,再说话,从忧伤中复元。

这就是查拉图斯特拉醒过来后的说话;可是他的声音,在他的弟子们听来,却像来自迢迢的远方。

“朋友们,听我说我做的梦,帮我解释其中的意思!

这个梦,对我还是一个谜;它的意思还隐藏在梦里,被关在里面,还不能张开自由的翅膀飞了出来。

我否定了一切生存的意义,这就是我做的梦。在那边孤寂的山上的死亡城堡里,我当了守夜人和守墓人。

在那边山上我守卫死亡的棺材:那些阴森的墓窖堆满了这种死亡的胜利标志。被征服的生命从玻璃棺材里向我注视。

我嗅到尘封的永恒者[10]的气味:我的尘封的灵魂闷热地躺在那里。谁能做到让他的灵魂在那里通风哩!

午夜的亮光[11]总映照在我的周围,孤独蹲在它的旁边;还有第三位,呼噜呼噜地喘鸣的死的寂静,我的女友[12]中的最坏的一个。

我带着钥匙,一切钥匙中最会生锈的钥匙;我懂得用它打开一切门中最会嘎吱作响的门[13]

当门扇启动时,它的声音就像狂怒的鸦噪声响遍长廊:这个鸟儿恶意地叫着,它不愿被吵醒。

可是当响声停止,四周又恢复沉寂,我独自坐在这种阴险的寂静中时,却觉得更加可怕而揪心。

时间就是这样从我身边偷偷地溜走,如果还有时间存在的话:这我怎么知道!可是最后发生了一件事,把我惊醒了。

听到三次敲门的声音,像打雷一样,墓窖传来三次回响和吼叫:我于是走近门口。

阿尔巴[14]!我叫道,谁把他自己的灰送到山上来[15]?阿尔巴!阿尔巴!谁把他自己的灰送到山上来?

我插进钥匙,拼命推门。可是连一指宽都没推开。

这时,吹来一阵呼啸的风把门扇推开:他飕飕地、飒飒地、呼呼地吹着,把一具黑棺材扔到我的面前。

随着呼呼的、飕飕的、飒飒的风声,棺材裂开了,吐出千声大笑。

从千姿百态、孩子、天使、猫头鹰、小丑、还有像孩子一般大的蝴蝶[16]的面孔上向我发出大笑、嘲讽和吼叫。

我吓得毛骨悚然:我被掼倒了。我吓得大叫,以前从没有这样大叫过。

可是我自己的叫声把我惊醒了——我清醒过来。——”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叙述了他的梦,随即沉默不语:因为他还知道他的梦应如何解释。可是他最钟爱的一个弟子,急忙站起身来,握紧查拉图斯特拉的手,说道:

“你的生活本身给我们解释了这个梦,哦,查拉图斯特拉!

你本身不就是推开死亡城堡之门的飕飕呼啸的风么?

你本身不就是那充满生活的种种恶意和天使怪脸的棺材么?

确实,查拉图斯特拉就像各种各样的孩子哄笑一样进入所有的墓窖,嘲笑这些守夜者和守墓者以及其他拿着阴森的钥匙、弄得丁零当啷作响的人。

你将用你的大笑把他们吓坏和打倒;使他们昏厥和醒来,证明你具有超过他们的力量。

即使长久的昏暗和死亡的倦怠到来,你也不会从我们的天空里消逝,你这位生命的代言人!

你使我们看到新的星辰和新的夜之壮观;确实,你把生命[17]本身张在我们的头上,像张着五彩的天幕。

如今将有孩子的笑声不断地从棺材里迸发出来,如今将有强烈的风不断以胜利的姿势向一切死亡的倦怠吹来:你本身就是此事的保证人和预言者!

真的,你梦见了他们本人,你的敌人:这是你的最可拍的恶梦!

可是正像你摆脱他们醒过来,恢复你的知觉,他们自己也会如此摆脱自己醒过来——而来就你!”——

那个弟子如是说;这时所有其他的弟子也拥到查拉图斯特拉的周围,握住他的手,想说服他离开他的卧床和悲哀而回到他们身边。可是查拉图斯特拉却挺直身体坐在床上,露出异样的眼光。就像一个久客他乡重回故土的人,他看看他的弟子们,仔细打量他们的面孔;但他还把他们辨认不出来。可是当他们扶着他、让他站起来时,瞧,他的眼光突然变样了;他弄清了所发生的一切,他抹抹胡子,用洪亮的声音说道:

“好吧!这桩事现在结束了;可是我的弟子们,我们来享用一顿美餐吧,准备起来,立刻就办!我打算为恶梦做些补偿!

可是我要请预言者[18]坐在我身旁一起吃喝:真的,我还要让他看看他可以在其中溺死的大海[19]!”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随后对那个担当详梦者的弟子的面孔凝望了良久,并且摇摇头[20][21][22]


  1. 《圣经》笔法。《启示录》各章首句:“我看到……” ↑
  2. 厌世观。 ↑
  3. 《传道书》1,2 以下:“凡事都是虚空……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一件事……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
  4. 《智慧篇》17,18:“或是山谷间的响彻回声。” ↑
  5. 从月亮上也有有害的露降落。 ↑
  6. 因为干透了,碰到火就变成灰、烧不起来。 ↑
  7. 只是冷淡地裂开大口,对人不造成危险。人对此也失去积极的关注。 ↑
  8. 指叔本华。 ↑
  9. 《约翰福音》14,19:“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 ↑
  10. 生前被歌颂为“永恒的人物、存在”,在这里尽是尘土。 ↑
  11. 在脚边能见到的亮光。星光的程度。 ↑
  12. 死的寂静在德文中是女性名词,故称女友。 ↑
  13. 用不能随便乱说的重要思想(没有使用而生锈的钥匙)打开(认识)人力难以打开的生死秘密之门。 ↑
  14. 令人联想到希腊文字母阿尔法,作惊叹词使用,以模拟严肃的音的效果。亦有解做梦像者,可能用作梦魇(Alptraum)的比喻。 ↑
  15. 参看《前言》2:“那时你把你的死灰带进山里”。死人不会敲门,只有活着的人把埋葬过去生活的死灰带上山的人才会敲门。 ↑
  16. 永远回归的思想的形象化。 ↑
  17. 亦作大笑。 ↑
  18. 本章开头说那一番话的厌世的预言者。 ↑
  19. 作为对世人的危险的、具有能动的意义的海。 ↑
  20. 详梦的弟子所说“生命对死的嘲笑”,这一点说得很对,所以恢复知觉的查拉图斯特拉叫人准备一顿美餐。但是这还没有能对在他内部趋于成熟的永远回归的思想全部掌握。查拉图斯特拉本人对这种思想也未充分自觉。他想这个梦还有些什么意义,不能同意,故而摇头。 ↑
  21. 题注:对于强力的生命说教者,最大的敌人乃是认为一切皆虚空的虚无感。在为此所苦之后,获得新的打开的预感。即永远回归。 ↑
  22.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52 页。 ↑
updatedupdated2018-08-202018-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