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浪游者

午夜时分,查拉图斯特拉取道越过岛上的山脊,想在第二天大早到达对面的海岸:因为他要在那里乘船。那里有个良好的停泊场,外国船也爱在那儿抛锚;它们把好多想从幸福岛前往海外的旅客运走。当查拉图斯特拉这样登上山路时,他在途中想到他从少年时走过的许多孤独的旅程,想到他已经攀登过多少群山、山脊和峰顶。

我是个浪游者和登山者,他对自己的心说道,我不爱平地,好像我不能长时期静坐。

今后,不管碰到什么命运和体验——其中总会有浪漫和登山;我们到头来总是体验自己[1]

还会让我碰到偶然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我所能碰到的,还有什么不是已属于我自己的事哩!

只有回来,终于回到老家——我自己的自我,长久漂泊在异乡、分散在一切事物和偶然之间的自我终于回头了。

我还知道另一点:我现在面对着我的最后的峰顶,给我保留到最后的峰顶。唉,我必须登上我的最艰险的道路!唉,我开始了我的最孤独的浪游!

可是,跟我属于一类的人,他逃避不了这样的时刻:这个时刻对他说:「现在你才走上你的伟大之路!峰顶和深渊——现在包含为一体了[2]

你走上你的伟大之路:它向来被称为你的最后的危险,现在却成了你的最后的避难所[3]

你走上你的伟大之路:在你的背后已不再有退路,必须以此鼓起你的最大的勇气!

你走上你的伟大之路:这里不许有任何人尾随着你!你的脚本身擦去了你身后的路,在路上写下大字:不可能[4]

如果从现在起你不再有任何梯子,那么你必须懂得,爬到你自己的头上:你怎能想用别的方法向上爬呢?

爬到你自己的头上,越过你自己的心吧[5]!现在你所具有的最柔和的一切,必须成为最严酷的。

对自己过分爱护的人,最后会因为过分爱护而生病。使人变得严酷的,该受赞美!我不赞美那种地方,那儿有奶油和蜜——流着[6]

为了看得多,学会不注视自己[7]是必要的——这种严酷对每个登山者是必须的。

可是,作为认识者而过于张目逼视的人,他对一切事物,除了看到其前景[8],怎么能看得更多哩!

而你,哦,查拉图斯特拉,你是想看到一切事物的根底和背景[9]的:因此你必须越过你自己攀登——向上,登上去,直到你甚至看到你的星[10]在你的下方!

是的!俯看到我自己,还有我的星:这才能称为我的峰顶,给我保留下的我的最后的峰顶!——」


查拉图斯特拉在登山时如是对自己说着,用严酷的箴言安慰他的心:因为他的心从未有过如此的伤痛。当他登上山脊的高处时,瞧,另一边的大海浩浩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停下来,沉默良久。可是在这高处的夜晚,非常寒冷,天空晴朗,充满星光。

我认识我的命运,他终于忧伤地说道。好吧!我已准备好。我的最后的孤独刚刚开始。

唉,我下面的这片黑沉沉的忧伤的海!唉,这个充满厌恶的黑暗!唉,命运和海!现在我必须向你们那里走下去[11]

我面对着我的最高的山和我的最长久的浪游:因此我首先必须比以前任何时候更深地走下去:

——比以前任何时候更深地走下到苦痛之中,一直下降到它的最黑的黑潮里去!这是我的命运所想望的:好吧!我已准备好。

那些最高的山从何处而来?我曾经这样问过。现在我知道,它们是从海中升上来的。

这个证据写明在它们的岩石上,它们的峰顶的岩壁上[12]。最高者必须从最深处升起,才能成其高。——


查拉图斯特拉在寒冷的山顶如是说着;而当他走到大海近旁,最后独自站在危岩之间时,他一路上走得累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充满了憧憬之情。

现在一切都还睡着,他说道;大海也在沉睡。大海的眼睛睡意沉沉而奇妙地望着我。

可是它温馨地呼吸着,我感觉到。我也感觉到,它在做梦。它在硬垫子[13]上梦沉沉地辗转反侧。

听啊!听啊!它是怎样在作着不愉快的回忆而呻吟!或者怀着不愉快的预期[14]

唉,我跟你一同忧伤了,你这黑沉沉的怪物,而且为了你,还怨恨我自己。

唉,我真恨我的手没有足够的力量!说真的,我真乐愿把你从恶梦中解救出来!——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时,他怀着忧郁和愁苦嘲笑他自己。怎么!查拉图斯特拉!他说道,你还要对大海唱安慰之歌么[15]

唉,你这充满爱的傻瓜查拉图斯特拉,你这轻信的乐天派!不过你一向如此:你一向非常相信地走进一切可怕者[16]

任何怪物,你都想去抚摩一下。一接触它温暖的呼吸的一口气,一看到它前爪上的几根毳毛——:你就准备去喜爱它、引诱它。

对于最孤独者,危险的是他的爱,对一切只要是有生命者的爱!确实,在我的热爱之中的愚蠢和谦虚[17]是可笑的!——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罢,又一次笑了出来:可是在此时,他想起了他丢下的那些友人——,他又对这种怀想感到生气,就像他这样怀想有点对不起他的友人[18]。随即,这位嘲笑者哭起来了——查拉图斯特拉在愤怒和憧憬之余伤心痛哭起来[19][20][21]


  1. 经过种种体验,到头来还是要往上攀登,以实现自己本来的更高的理想,再确认本来的自我。 ↑
  2. 向伟大攀登,要登上的不仅是山顶,而是包括深谷的全山。理想之高,跟低的现实乃是一体。 ↑
  3. 讲述深奥的睿智,要回到真正的自我,是艰险的,但伟大就存在与危险之中,因此你也由此而获救。 ↑
  4. 你走的道路,跟随者无法跟着你走。 ↑
  5. 超越自己,克服理智而飞跃。 ↑
  6. 《出埃及记》3,8:「领他们……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 ↑
  7. 向上攀登,开阔视野,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 ↑
  8. 近视者只看到事物的表层,不能看透其核心。 ↑
  9. 根底(Grund)和背景(Hintergrund)指事物的本质,深层的核心。背景跟前文的「前景」(Vordere Gründe)相对而言,「前景」指表层的现象、表面的事理。 ↑
  10. 你的理想。理想过的各种价值。 ↑
  11. 为了攀登上生之绝顶,先要下降到大海去。海作为人类的比喻(人海)。叔本华认为生是苦恼的,令人厌恶的,但又是逃避不了的。只有决心深入到它的黑潮里去。克服这一关,就能治愈生之病痛。 ↑
  12. 由山上的贝壳的化石和水成岩而知之。 ↑
  13. 海底粗糙而坚硬。 ↑
  14. 海产生出粗恶的人类。今后还要产生出来(海的预期或预感)。 ↑
  15. 警戒自己的廉价的同情,又嘲笑自己的老脾气复发。 ↑
  16. 查拉图斯特拉心里充满爱,对应予克服的人性也充满信任。容易受同情诱惑,这是他的最大的危险。 ↑
  17. 给人以低级的爱就是爱之中的谦虚。高级的爱,由于其严格,使对方不得不向上。 ↑
  18. 以温馨的心情怀念朋友,乃是低级的爱,犹如对朋友轻视,故觉得好像是对不起朋友。 ↑
  19. 《圣经》用语。《马太福音》26,75:「伯多禄(彼得)……就伤心痛苦起来」。 ↑
  20. 题注:本章描写回归山洞的旅途中的感慨,迈向伟大的高处而作最后的孤独的浪游。但在登高之前,必须走下到寂寞的悲哀的大海,亦即升向最高处要从最深处开始。 ↑
  21.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71 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