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创造者的道路

我的弟兄,你要走进孤独之中去吗?你要寻找通往你自己的道路吗?请稍许迟疑一下,听我说。

“寻求的人,易于迷途。一切陷于孤独的人乃是罪过”:群众如是说。你长久以来就属于群众一分子。

群众的声音还在你内心里回响。即使你说:“我跟你们不再有同一的良心了。”那也将是一种叹息和痛苦的声音了。

瞧,这种痛苦还是由那同一的良心[1]产生的:这种良心的最后的微光现在还在你的忧伤中闪烁。

可是,你想要走你的忧伤的道路吗?这条道路是通往你自己的道路。如果是这样,那就向我显示出你要走这条道路的权利和力量[2]吧!

你是一种新的力量、一种新的权利吗?是最初的运动吗?是自转的车轮吗?你也能强迫星辰绕着你运转吗?

唉,渴望向高处上升的欲望太多了!野心家们的痉挛太多了!向我显示出你不是这些欲望者和野心家之中的一分子吧!

唉,有许多伟大的思想,并不比一只风箱高明:越是充气,越是显得空虚。

你自称是自由的吗?我要听听你的具有支配力的思想,不要听你说什么摆脱你的枷锁。

你是一个可以摆脱枷锁的这种人吗?有好多人,在他抛弃掉服从的义务时,抛弃掉他自己的最后的价值。[3]

摆脱掉什么而获得自由?这对查拉图斯特拉有什么重要?可是你的眼睛应当明白地告诉我:你要自由干什么?

你能把你自定的善与恶给予你自己,把你的意志像法律一样高悬在你的头上吗?你能做你自定的法律的法官和惩罚者吗?

作为你自定的法律的法官和惩罚者,单独索居,这是可怕的。这就像把一颗星投入荒凉的空间和冰块一样的孤独的气息里。

今天,你一个人,还因多数人受苦[4]:今天你还完全有你的勇气和希望。

可是有一天,孤独会使你感到疲倦,有一天,你的高傲会弯腰,你的勇气会咬牙切齿。有一天,你会叫道:“我是孤独的!”

有一天,你会再也看不到你的高傲,你的低贱将跟你贴得太近;你的崇高将像幽灵一样使你害怕。有一天,你会叫道:“一切都是虚假!”[5]

有许多要杀死孤独者的感情[6];如果做不到,感情本身就一定会死灭!可是你能做杀害感情的凶手吗?

我的兄弟,你了解“轻视”这个字吗?你知道对于轻视你的人作出公正评价的这种公正的痛苦吗?[7]

你强迫许多人改变对你的看法:他们对此为你大为不满。你走近他们身边,却走了过去:他们为此决不饶恕你。

你超越过他们向前走:可是你升得越高,嫉妒的眼睛就把你看得越小。可是腾飞者最遭到他人的憎恨。

“你们要对我公正地评价,怎样才能办到呢!”——你们必须说——“我要选择你们的不公正的评价作为我该接受的一份。”

他们向孤独者投掷不公正和污物:可是,我的弟兄,如果你要做一颗星,你不应该为了这个缘故而少用你的光去照耀他们。

当心那些善人和义人[8]!他们爱把那些创造自己的道德的人钉上十字架——他们憎恨孤独者。

也要当心那种“神圣的单纯”[9]!对他们说来,一切不单纯的,就不是神圣的;他们也爱玩火——火刑柴堆的火。

还要当心你的爱的心血来潮!孤独者对于他所遇到的人,往往太快地伸过手去跟他握手。

有好多人,你不可以向他们伸出你的手,只可以伸出前爪[10]:我希望你的前爪也有利钩。

可是你所能遇到的最坏的敌人总是你自己;你自己躲在山洞里和森林里等待着你。

孤独者,你走着通往你自己的道路!你的这条道路领你从你自己的身旁和你的七个魔鬼[11]的身旁走向前去。

你对于你自己,将是异端者、魔女、预言者、小丑、怀疑者、不净洁者和恶棍。

你必须想要把你自己在你自己的火里烧死:如果你不先烧成灰,你怎么希望成为新人!

孤独者,你走创造者的道路:你想要从你的七个魔鬼为你自己创造一位神!

孤独者,你走热爱者的道路:你爱你自己,因此你轻视你自己,[12]正如只有热爱者才能轻视。

热爱者想要创造,因为他轻视!如果他必须轻视的,偏偏不是他所爱的,那他懂什么爱呢?

我的弟兄,带着你的爱和你的创造力走进你的孤独里去吧;以后,公正才会一瘸一拐地跟着你。[13]

我的弟兄,带着我的眼泪走进你的孤独里去吧。我爱的是那种想超越自己去创造而由此毁灭的人。——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4]


  1. 离开群众的良心(意识和价值观),也还是痛苦和叹息的根源。 
  2. 权利等于资格。要走孤独的道路,必须有作为强者的力量。 
  3. 单单从束缚中摆脱自己,不能返回到真正的自我。 
  4. 孤独的初期阶段。离开多数人,还为多数人的事感到烦恼和担忧。在此还有希望和勇气。 
  5. 由虚无的感情发出的叫声:一切皆空。 
  6. 孤独者在自己内心里拥有的各种虚无的感情,还是杀死对手,还是自己死掉,进行这种决死的战斗。 
  7. 群众轻视孤独者。受到这种不公正的轻视,而却忘掉对于对手的公正,自己就成为跟群众同样的人。 
  8. 通常意义的善人和义人,专事议论他人。 
  9. 捷克的宗教改革者扬·胡斯于 1415 年 7 月 6 日被处火刑时,看到一个农民虔诚地拿一块木柴添加到火刑柴堆上,他说出这句话:“神圣的单纯。”此语意为无知的人。 
  10. 德文的前爪(Tatze),又有打手心之意。 
  11. 在人的自身里面有许多危险的要素。七个只是修辞的说法。不仅要避开它,还应克服它。 
  12. 放任自己,不是爱自己之道。轻视现在的自己,是要创造更高的自己。 
  13. 后世对你的公正的评价。 
  14.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66 页。 
updatedupdated2018-08-14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