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自愿的死

好多人死得太晚,而有些人死得太早。“在恰当的时候死亡!”这句教言听起来还有点奇怪。

在恰当的时候死亡;查拉图斯特拉如此教导人。

当然,并未在恰当的时候诞生的人,怎能叫他在恰当的时候死亡?他没有被生出来就好了!——我这样劝告多余的人。

可是,即使是多余的人也很重视死亡,即使是最空心的胡桃也想被敲碎。

人人都把死亡当一件大事:可是死亡并不是庆祝活动。人们还没学会怎样举行最美好的庆祝活动[1]

我要指点你们圆满的死亡,它对于活人会是一个刺痛,一个许愿。

圆满完成者在希望者和许愿者的围绕之下得意洋洋地完遂他的死亡。

你们应当学好这样的死亡;在这样的濒死者没有把活人的发愿换愿之处,不该举行庆祝!

这样的死亡是至高无上的死亡;而仅次于次的是:在战斗中死亡而慷慨献出一个伟大的灵魂。

但是对于战斗者和胜利者同样感到可恨的乃是你们狞笑的死亡。他像个小偷蹑手蹑脚走来——可是却像主子一样光临。

我对你们赞美我的死亡,自由的死亡,他向我走来,因为我愿意他来。

我什么时候愿意死呢?——有一个目标和一个继承者的人,他愿意为了目标和继承人在恰当的时候死亡。

出于对目标和继承人的尊敬,他不会再把萎谢的花环挂在生命的圣殿里。[2]

确实,我不愿像那些搓绳子的人:他们把绳子搓长,而他们自己却越来越往后退。

有好些人,即使要获得他们的真理和胜利,也显得太老了;没有牙齿的嘴,对任何真理都不再有什么权利。

要获得光荣的人,必须及时跟荣誉告别而且练习这种难度大的本领:在恰当的时候——离去。

在吃得最津津有味时,必须停止进食:想要被人爱得长久的人都知道这点。

当然,也有酸的苹果,它们的命运乃是要等待秋天的最后的日子:它们成熟了,变黄了,同时皮也起皱了。

有的人心情先老,有的人精神先老。还有些人年轻时就像个老人:可是迟获青春者却长久保持年轻。

好些人度过失败的一生:有毒虫咬他们的心。但愿他们看到,他们越能成功地死亡。

好些人永不会变甜,在夏天已经烂掉。使他们留在枝头没掉下的,乃是由于他们的怯懦。

有许多人活得太久,在枝头悬挂得太久。我希望有一阵狂风吹来,把这些烂掉的、被虫子蛀掉的果子全部从树上摇落下来!

我希望有宣传速死的说教者来临!我看这些说教者就是正好的狂风,生命树的摇撼者!可是我听到的却是宣讲慢死,宣讲对“世俗”一切的忍耐。[3]

唉,你们的说教是要人们忍受世俗的一切么?正是这世俗的一切对你们过分忍耐了[4],你们这些诽谤者!

确实,那些宣讲慢死的说教者们所尊敬的那个希伯来人死得太早了:他死得太早,从那以后,对许多人成了一种灾难。[5]

正式由于他只知道希伯来人的眼泪和忧伤[6],以及善人和义人[7]的憎恨——那个希伯来人耶稣:因此使他突然感到对死亡的憧憬。

如果他留在旷野里,远离善人和义人,那就好了!也许他会学会生存,学会爱大地——还能学会笑[8]

相信我说的话,我的弟兄们!他死得太早;如果他活到我的年纪,他自己可能会收回他的教导!他是太高贵了,要他收回是困难的。

可是他还没有成熟。这个青年没有成熟,就去爱,也没有成熟,就去仇恨人和大地。他的心情和精神的翅膀还被捆紧,还很沉重。

可是在成人方面,比青年有更多的孩子气,忧伤较少:他对生和死理解得较多。

自愿去死而且死得自愿,如果不再有时间说“愿意”[9],那就做个神圣的说“不愿”者;他就是这样理解生和死。

但愿你们的死不是对人和大地的亵渎,我的朋友们:这就是我要求于你们的灵魂之蜜的。

在你们死时,你们的精神和你们的美德还应当发出灿烂的光辉,像围绕着地球的夕晖:否则你们的死就是失败。

因此我愿自己死去,让你们这些朋友为了我的缘故而更爱大地;我愿再化为大地,让我在生我的大地中得到安息。

确实,查拉图斯特拉有一个目标,他抛掷他的球:现在你们这些朋友做我的目标的后继者吧,我把金球[10]抛给你们。

我的朋友们,我最高兴的是看到你们抛金球!因此我还要在大地上稍事勾留:请原谅我!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1]


  1. 完成生存的使命而死,把使命留给下一代去继续完成;这样的死值得最美的庆祝。 
  2. 不贪求空虚的荣誉。 
  3. 基督教牧师的说教。 
  4. 大地竟容许这种说教者的存在。 
  5. 耶稣死得太早,还没知道爱大地和生存,以致后世的死生观被搞得混乱。 
  6. 在罗马人统治下的犹太人的苦难。 
  7. 法利赛人。即伪善者。 
  8. 《路加福音》6,25:“你们喜笑的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要哀恸哭泣”。 
  9. 对大地和生存的肯定。 
  10. 超人的理想。 
  11.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77 页。 
updatedupdated2018-08-14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