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对自由的善恶诘问


相比《我们》对乌托邦的质疑,《美丽新世界》倒像是一种对反乌托邦的质疑。在这个崇尚自由的时代,似乎人人都不喜欢乌托邦式的生活,但是稳定的生活又是人人所求,感官的快感又是每个人所困,所以“美丽新世界”真的不好吗?另外,《美丽新世界》中还提到一点,关于宗教、上帝、救赎,以及斗士,算是对人与社会的一种善恶诘问,也就是对乌托邦(或反乌托邦)的一种伦理探索。而《我们》,我觉得更多的是对乌托邦的理论构想,为我们勾勒出一个未来乌托邦社会的可能原型,也有关于物理方面的探讨。

值得注意的是,《美丽新世界》与《我们》有一点截然不同——感官的快感在未来乌托邦中的地位。“美丽新世界”像是纵欲,“一统王国”则是禁欲。“美丽新世界”认为欲望快快乐乐地得到满足是稳定的前提,“一统王国”则是体制中受压抑的欲望。有趣的一点,在这不同之中却有相同之处——主人公野蛮人和 D-503 都是禁欲。不过 D-503 的欲望是被体制压抑,而野蛮人的欲望是被自己所受的“经典文学”熏陶抵抗。正是因为如此,当故事中两个主人公的欲望都被女主人公释放时,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就不太一样了。从 D-503 的欲望洪流中我们体会到的是自由的快感,而野蛮人则让我们在他的欲望中挣扎,让我们在挣扎之中走进宗教、上帝、救赎,以及斗士。我们没有了自由的快感,有的只是自由的沉重,如同一个自私的“普罗米修斯”,只因为自己盗来了“感官的快感”,而甘愿被锁高加索山忍受难以描述的痛苦和折磨,并不断诘问自己:自由地享受感官的快感究竟是善或恶?反乌托邦所崇尚的自由又究竟是善或恶?

最后,《美丽新世界》缺少《我们》的语言美。[1]


  1. 阿道司·赫胥黎:《美丽新世界》(宋龙艺译),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3 年版。 ↑
updatedupdated2018-10-282018-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