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永恒回归


「站住!侏儒!」我说道,「有我就没有你!可是我是两人中的较强者——:你不懂得我的深渊似的思想!这个思想——你承受不了[1]!」——

这时,我突然觉得身体轻松了一点:因为这个侏儒从我的肩头跳下去了,这个好奇者!他蹲坐到我面前的一块石头上去。在我们站住的地方,正好有一条门道。

「瞧这条门道!侏儒!」我接着说,「它有两面。有两条道路在这里会合:还没有任何人走到过它们的尽头。

身后的这条长路:它通向永恒。向前去的那条长路——它是另一个永恒[2]

这两条路背道而驰;它们正好碰头在一起——在门道这里,就是它们的相会之处。门道的名字写在上方:『瞬间』。

可是如果有谁选择二者之一继续前行——越走越远,那么,侏儒,你以为这两条路会永远背道而驰吗?」——

「一切成直线的都是骗人的,」侏儒轻蔑地叽咕着,「一切真理都是曲线的,时间本身就是个圆周[3]。」

「你这重压之魔啊!」我大怒地说道,「别这样轻易地说话!否则我要让你老蹲在你蹲着的地方,跛子,——我把你背得太高了!

你瞧这个瞬间!」我继续说下去,「从这个瞬间之门道,有一条漫长的永恒的路向后伸去:在我们背后有个永恒。

一切能走的,不是都该在这条路上已经走过一次了吗?一切能发生的,不是都该已有一次发生过、完成过、曾在这条路上走过去了么[4]

如果一切已经存在过,你这个侏儒对这个瞬间有什么看法呢?这个门道不也应该已经——存在过了吗?

一切事物不都是如此紧密结合着,为此,这个瞬间不也要把一切要来的事物向自己身边拉过来吗?因此——也把它自己拉住?

因为,一切能走者,也得在这条长长地伸出去的路上——必须再走一次!——

这个在月光下慢慢爬行的蜘蛛,这个月光本身,还有在门道上一同窃窃私语、谈说永恒事物的我和你——我们不是全应当已经存在过了么?

——而且再回来,走那条在我们面前伸出去的另一条路,在这条漫长的可怕的路上——我们不是必须永远回来么?——」[5]


  1. 我预感到而且藏有永远回归的真理,故比你强。像你那样表面钝重的玄学的精神,对生命的无限深刻的思想承受不了。 ↑
  2. 身后的路是过去,向前的路是未来。 ↑
  3. 过去决定未来,影响未来,残留在未来之中,两者形成圆环的关系。表面上看来,颇似永远回归的思想,但本质上却有歧异,因为缺少坚忍和向上的要素,所以查拉图斯特拉说他说得太轻松而感到愤怒。 ↑
  4. 在未来所能发生的一切现象,已在过去发生过。亦即现在的事物现象都是过去的事物现象的回归。 ↑
  5.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78 页,幻影和迷。 ↑
updatedupdated2018-12-13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