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在高处俯视


此书含义丰富的构想:

  1. 深处与高处。
  2. 俯视与仰望。

在《读和写》、《诗人》、《处世之道》、《浪游者》和《幻影和谜》等章节中都有所体现。

《读和写》 p. 39

你们想升高时,就向上仰望。我向下俯视,因为我已升高。

你们当中,谁能同时又笑又高升呢?

登上最高的山顶的人,他嘲笑一切“扮演的悲剧”和“实际的悲剧”。

《市场的苍蝇》 p. 54

一切深井所体验的是缓慢,要知道落到它井底的是什么,深井必须等待很久。

《处世之道》 p. 163

不是山顶:而是斜坡才是可怕的!

在斜坡上,眼睛要向下看,而手却往上抓。这时,心为了这种双重的意志感到眩晕。

啊,朋友们,你们也能推察出我心里的双重意志吗?

我的眼光冲向山顶,我的手要向深处寻求支撑,这,这就是我的斜坡和我的危险!

《浪游者》 p. 172

我还知道另一点:我现在面对着我的最后的峰顶,给我保留到最后的峰顶。唉,我必须登上我的最艰险的道路!唉,我开始了我的最孤独的浪游!

可是,跟我属于一类的人,他逃避不了这样的时刻:这个时刻对他说:“现在你才走上你的伟大之路!峰顶和深渊——现在包含为一体了[1]

你走上你的伟大之路:它向来被称为你的最后的危险,现在却成了你的最后的避难所[2]

你走上你的伟大之路:在你的背后已不再有退路,必须以此鼓起你的最大的勇气!

你走上你的伟大之路:这里不许有任何人尾随着你!你的脚本身擦去了你身后的路,在路上写下大字:不可能[3]

如果从现在起你不再有任何梯子,那么你必须懂得,爬到你自己的头上:你怎能想用别的方法向上爬呢?

爬到你自己的头上,越过你自己的心吧[4]!现在你所具有的最柔和的一切,必须成为最严酷的。

对自己过分爱护的人,最后会因为过分爱护而生病。使人变得严酷的,该受赞美!我不赞美那种地方,那儿有奶油和蜜——流着[5]

为了看得多,学会不注视自己[6]是必要的——这种严酷对每个登山者是必须的。

可是,作为认识者而过于张目逼视的人,他对一切事物,除了看到其前景[7],怎么能看得更多哩!

而你,哦,查拉图斯特拉,你是想看到一切事物的根底和背景[8]的:因此你必须越过你自己攀登——向上,登上去,直到你甚至看到你的星[9]在你的下方!

是的!俯看到我自己,还有我的星:这才能称为我的峰顶,给我保留下的我的最后的峰顶!——”

查拉图斯特拉在登山时如是对自己说着,用严酷的箴言安慰他的心:因为他的心从未有过如此的伤痛。当他登上山脊的高处时,瞧,另一边的大海浩浩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停下来,沉默良久。可是在这高处的夜晚,非常寒冷,天空晴朗,充满星光。

我认识我的命运,他终于忧伤地说道。好吧!我已准备好。我的最后的孤独刚刚开始。

唉,我下面的这片黑沉沉的忧伤的海!唉,这个充满厌恶的黑暗!唉,命运和海!现在我必须向你们那里走下去[10]

我面对着我的最高的山和我的最长久的浪游:因此我首先必须比以前任何时候更深地走下去:

——比以前任何时候更深地走下到苦痛之中,一直下降到它的最黑的黑潮里去!这是我的命运所想望的:好吧!我已准备好。

那些最高的山从何处而来?我曾经这样问过。现在我知道,它们是从海中升上来的。

这个证据写明在它们的岩石上,它们的峰顶的岩壁上[11]。最高者必须从最深处升起,才能成其高。——[12]


  1. 向伟大攀登,要登上的不仅是山顶,而是包括深谷的全山。理想之高,跟低的现实乃是一体。 ↑
  2. 讲述深奥的睿智,要回到真正的自我,是艰险的,但伟大就存在与危险之中,因此你也由此而获救。 ↑
  3. 你走的道路,跟随者无法跟着你走。 ↑
  4. 超越自己,克服理智而飞跃。 ↑
  5. 《出埃及记》3,8:“领他们……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 ↑
  6. 向上攀登,开阔视野,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 ↑
  7. 近视者只看到事物的表层,不能看透其核心。 ↑
  8. 根底(Grund)和背景(Hintergrund)指事物的本质,深层的核心。背景跟前文的“前景”(Vordere Gründe)相对而言,“前景”指表层的现象、表面的事理。 ↑
  9. 你的理想。理想过的各种价值。 ↑
  10. 为了攀登上生之绝顶,先要下降到大海去。海作为人类的比喻(人海)。叔本华认为生是苦恼的,令人厌恶的,但又是逃避不了的。只有决心深入到它的黑潮里去。克服这一关,就能治愈生之病痛。 ↑
  11. 由山上的贝壳的化石和水成岩而知之。 ↑
  12.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 ↑
updatedupdated2018-10-282018-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