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 - 强力意志


有一天,查拉图斯特拉走过一座大桥,一些残疾人[1]和乞丐将他围住,一个驼子对他如是说道:

「瞧,查拉图斯特拉!连民众也向你学习而信仰你的教言:可是,为了要让民众完全信仰你,还有一件大事要做——你必须首先使我们残疾人信服!现在这里有个很好的机会,确实,比抓住一把头发[2]还好的机会!你能把瞎子医好,使跛子奔跑;对于那背后多出许多的人,你也能替他割去一些[3]——我认为这才是使残疾人信仰查拉图斯特拉的好法子!」

可是,查拉图斯特拉对那个说这番话的人如是回道:「如果替驼得最厉害的人割去他的隆起部分,那就割掉他的才智——民众们如此教导我们[4]。如果让瞎子恢复视力,他就会看到世上太多的坏事:这样他就要诅咒治好他的人。而那使跛子奔跑的人,他就给跛子造成最大的灾难:因为一等他能够奔跑,他的恶习就跟他一起通行——这也是民众们谈到残疾人时教导我们的。既然民众向查拉图斯特拉学习,为什么查拉图斯特拉不该也向民众学习呢?

自从我来到世人中间以来,我看到:『这个人缺一只眼睛,那个人缺一只耳朵,第三个缺腿,还有些失去舌头或是鼻子或是头脑』这对于我已是无足轻重的了。

我过去见过,现在也看到一些更糟的事情,还有各种丑恶的事情,我不愿一一说出来,但有些事我也不想保持沉默:也就是说,那种只有一样过度发达而其他一切都缺少的人——这种人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只大眼睛或者一张大嘴或者一个大肚子或者其他什么巨大的东西——我称这种人为颠倒的残疾人[5]

当我走出孤独的山中第一次走过这座桥时:我真不相信我的眼睛,我看了又看,最后说道:『这是一只耳朵,像一个人一样大的耳朵!』我再仔细看:实际上,在这个耳朵下面还有个什么东西在动,又小又可怜又瘦弱,真叫人怜悯。真的,这只巨大的耳朵放在一根又小又细的杆子上面——而这根杆子却是一个人!如果戴上眼镜细看,还可以看出一张小小的嫉妒的脸;又看到一个浮肿的小灵魂在杆子上摆动。而民众却对我说,这个大耳朵不仅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伟大的人,一个天才。可是,当民众跟我谈生么伟大时,我从不相信他们的说话——我坚持我的信念,认为他是一个颠倒的残疾人,他有一样过度发达,而其他一切却又太少。」

当查拉图斯特拉对驼子以及以驼子充当辩护者和代言者的那些残疾人说完这番话时,他转过身去,极其不满地对他的弟子们说道:

「确实,我的朋友们,我行走在世人中间,就像是在人的碎块和断手断脚之间!

我看到世人被割成碎块零落分散,像在战场上和屠宰场上一样,这对于我的眼睛真是一大恐怖。

当我的眼睛从现在逃往过去时:看到的也总是同样情况:碎块和断手断脚和残酷的偶然——可是却没有任何人!

地上的现在和过去——唉!我的朋友们——这是我最难忍受的;如果我不是对必将来到的事物能预见的先知,我真不知道怎样活下去。

一个先知,一个有意志的人,一个创造者,一个未来之本身,一座通往未来的桥——唉,还像这座桥头的残疾人[6]:查拉图斯特拉就是这一切。

你们也常常自问:『对我们说来,查拉图斯特拉是什么人?我们应该怎样称呼他?』像我自己一样,你们也给自己提出要回答的问题。

他是一个许愿者?或者是一个实践诺言者?一个征服者?或者是一个继承者?一个秋实?一只犁头?一个医生?或者是一个康复者?

他是一个诗人?或者是一个说真话的人?一个解放者?或者是一个受压制者?一个善人?或者是一个恶人?

我行走在未来的残缺不全的世人中间:我预见的那个未来的残缺不全的世人中间。

把这些残缺不全、哑谜和可怕的偶然收集起来,合成一体,这就是我努力要做的一切。

如果人不是创作者、也不是猜谜语者和偶然之拯救者[7],那么,要我做人,我怎么受得了呢?

拯救过去,把一切『过去是如此』变为『我要它如此的!』——这个我才称之为拯救[8]

意志——这是对解放者和带来欢乐者的称呼:我曾这样教导你们,我的朋友们!现在我还要加上这一条:意志本身还是一个囚徒。

意志就是要解放:可是还把这种意志锁住的,那是什么呢?

『过去是』:这就是意志的切齿痛恨和最寂寞的悲哀。对已经做成的事无能为力——对一切过去的事,意志是一个发怒的旁观者。

意志不能回头想;它不能打断时间和时间的欲望[9]——这就是意志的最孤寂的悲哀。

意志想要解放:它自己想出什么办法来让它摆脱它的悲哀、嘲笑它的牢狱呢?

唉,所有的囚徒都变成愚夫!被囚禁的意志也愚蠢地拯救它自己。

时间不能逆转,这是意志的压抑的愤怒;『过去是如此』——这就是意志不能推动的石头。

意志就这样由于愤怒和不满而推动各种石头而对那种不像它一样觉得愤怒和不满的人进行报复。

就这样,意志,这个解放者,就成为制造痛苦者:对一切能忍受痛苦者进行报复,以发泄它自己不能逆转之恨。

这一点,仅仅这一点,就是报复本身:就是意志对时间和时间的『过去是如此』所抱的反感。

真的,在我们的意志中住着很大的愚蠢,这个愚蠢获得智能,就成为对一切人性的诅咒。

报复的智能:我的朋友们,直到现在都是世人最考虑的一点;在有痛苦之处,总该有惩罚。

『惩罚』就是报复的自称:它说假话[10]把自己伪装成问心无愧。

由于意欲者不能有逆转的意志,因此在他自身中存在着痛苦——就这样,意志本身和一切生存都该是——惩罚[11]

现在在精神上面笼罩着层层的云;直到最后,疯狂就来说教:『一切都在消逝,因此,一切都应该消逝!』

『时间必须吞吃他自己的孩子[12],时间的这条规律,本身就是正当的。』疯狂这样说教。

『一切事物都按照公理和惩罚有其道德的秩序。哦,哪里有摆脱万物之流转和「生存」之惩罚的拯救[13]?』疯狂这样说教。

『如果有永久的公理,还能有拯救么?唉「过去如此」的石头是搬不开的:因此,一切惩罚也必须永远存在[14]!』疯狂这样说教。

『任何行动都无法取消:怎能由惩罚使行动停止!生存必然是行动和负罪的永远反复,这,这就是生存之惩罚的永恒性!

除非意志到后来拯救自己,意欲变成无意欲[15]——』:可是,我的弟兄们,你们知道这乃是疯狂者的虚构之歌。

当我教导你们:『意志是一个创造者』时,我曾带你们远离这虚构之歌。

一切『过去如此』都是碎块、谜语和残酷的偶然——直到创造的意志对它说:『可是,是我愿意它如此![16]

——直到创造的意志对它说:『可是,是我愿意它如此!我将愿意它如此!』

可是,意志却曾如此说过么?此事发生在何时?意志已经脱卸掉它自己的愚蠢么?

意志已成为它自己的拯救者和带来欢乐者么?它忘记了报复之智能和一切切齿痛恨么?

谁教意志跟时间和解以及比一切和解更高的东西?[17]

意志乃是追求强力的意志,它必然想要比一切和解更高的东西——:可是它怎会如此?又是谁教它逆转想望?」

——但说到这里时,查拉图斯特拉突然停住,看上去完全像个极度惊吓的人。他露出充满恐怖的眼光注视他的弟子们;他的眼光像箭一样射穿他们的思想和内心之底蕴。[18]可是不多一会,他又笑着,用安慰的口吻说道:

「跟人相处是困难的,因为沉默是如此苦难。尤其是一个好绕舌的人[19]。」——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而驼子却一面听他说话,一面捂住自己的脸[20];可是当他听到查拉图斯特拉在大笑时,他好奇地仰望着他,慢慢说道:

「可是为什么查拉图斯特拉对我们说的话跟他对他的弟子们说的话不一样呢?」[21]

查拉图斯特拉回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跟背上长疙瘩的驼子说话可以说得疙里疙瘩些!」[22]

「很好,」驼子说道,「跟『弟子』说话可以把『底子』都捅出来。[23]

但是,查拉图斯特拉跟弟子们说的话,为什么跟他——对他自己说的话又不一样呢?」——[24]


  1. 《马太福音》15,30:耶稣来到海边,「有许多人到他那里,带着瘸子、瞎子、哑巴、有残疾的和好些别的病人……他就治好了他们」。 ↑
  2. 德文成语 die Gelegenheit beim Schopfe fassen 抓住机会女神的一绺头发,即抓住机会之意。 ↑
  3. 耶稣治好残疾人,扩大信仰。 ↑
  4. 残疾人的残疾实为其生存与精神活动的中核,由此点使他在求生中自强不息。如果除去这个中核,他就变成窝囊废。民众凭其直观,感到人还是有这些中核为妙,对残疾人不多管闲事。 ↑
  5. 偏才。 ↑
  6. 因为他还有许多缺点。 ↑
  7. 偶然事件只是被动地发生,没有任何主体的权威。此处指要给偶然事件赋予积极的意义的人。 ↑
  8. 本章的中心命题。让意志积极地肯定过去的偶然,把它化为意志的必然。 ↑
  9. 一切都受时间之潮的冲洗。把时间作为主体来看,可想象为时间的欲望。 ↑
  10. 法律和宗教教义的假话。这是包藏报复心的假面具。 ↑
  11. 佛教将意欲称为业,将生称为苦。基督教所说的原罪,亦属于此。 ↑
  12. 希腊神话中时间之神克洛诺斯为了防止被儿子推翻,把自己的子女都吞进肚里,因此,时间把时间所生的现象逐个毁去,这是正当的。 ↑
  13. 宗教方面颇多有此发想。犯了道德方面的罪恶,要受神的惩罚,生时死时,都没有逃避神怒之处。对此应有所恐惧。 ↑
  14. 如果公理(正义)是永远的,惩罚也应是永远的。 ↑
  15. 叔本华的哲学有此说法。 ↑
  16. 由意志,进而肯定过去。 ↑
  17. 跟时间和解即不恨过去。进而积极地意欲它如此,而且爱它,这就是高于和解的东西。 ↑
  18. 以上的教言必然归结到永远回归的思想。对于这种可怕的思想的预感,查拉图斯特拉还感到惊愕,不能将这不成熟的思想传给弟子,故用锐利的眼光看着他们。 ↑
  19. 开玩笑地自责把重大的事随便乱说。 ↑
  20. 查拉图斯特拉关于报复的说话,使对人世怀恨的驼子的心被打动。 ↑
  21. 对驼子说不要割掉背上的隆起部分,对弟子们却教他们意欲过去。前者只是嘲笑,后者却是热心的说教,有点责问的口气。但驼子感到查拉图斯特拉的话打动心坎,指摘他还有心中重大的想法似乎没说尽。 ↑
  22. 文字游戏:原文 Mit Bucklichten darf man schon bucklicht reden! Bucklichte 意为驼子。bucklicht reden 意为说话别扭。 ↑
  23. 文字游戏:mit Schülern(弟子),darf man schon aus der Schule(学校),schwätzen 意为把不该对外人讲的事情捅出去,泄漏秘密。译文用「弟子」与「底子」二字的谐音。 ↑
  24.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年版,第 157 页,拯救。 ↑
updatedupdated2018-12-13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