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时下的华为

因为我是这样想的,我想集中精力搞搞华为,华为已经够复杂了。因为你们主要是没有机会到我们海外的一些研究中心看一看,看这些科学家在这么细的地方,还用数千项专利在研究这些细节,所以有很多细节才能组成这个宏观的。这些东西都是要有规划的。我觉得我的精力要放到自己内部的方面上,如果参加社会活动,就要消耗精力。第二个,你叫我开会,坐这个板凳上坐两个小时,我坐不住,我就溜号……这个,不光彩是吧。

——任正非

第一次看他讲话[1],一休儿喜欢任正非!喜欢他的笑容满面,喜欢他的热情洋溢,喜欢他的坦诚直率,喜欢他的豪言壮语!当然,一休儿最看重的,是他的远见卓识。

我觉得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至少是生产方式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工业、农业,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这是普通人不具有,但企业家都具有的前瞻性,且上升到了人类社会层次——只有大企业家才具有的高瞻远瞩。

那工业的巨大进步,来源于教育和科技的进步。……基础科学是对人类未来的一种探索。

对基础科学的重视,任正非特别强调这点,这是高瞻远瞩之后的远见卓识。当一个企业掌握了最尖端的基础科学,它也就拥有了未来,它也就将会成为未来的大企业。当然,有一个前提,将科研结果应用到实际生产。那么,如何将基础科学的研究成果应用到实际生产呢?逻辑上,传统的应用模式:基础研究 → 工业实验 → 技术诀窍 → 生产产品;现实中,这是一个由大学校园开始,工厂生产线结束的过程,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高速的现代社会,传统模式自然不再适用了,现代的模式是:由企业吸纳科学家自建研发系统,从而「快速赶上人类时代的进步」。对企业而言,抢占更重要的制高点;对人类而言,快速地让基础科学的研究成果走向人类生活。然而,基础科学的研究缓慢且很烧钱。尽管如此,但我们不能戴上功利的眼镜去看待,因为研究过程中能积累大量经验,培养大量人才,且研究的成果不仅仅是一个企业、一个领域的重大突破,更是人类社会的重大突破!一个华为的实例,华为对土耳其教授埃达尔·阿利坎发现的极化码的坚守带给华为在 5G 技术上的竞争力。

我们国家,现在经济发展速度过快,有很多泡沫机会,大家都忙着在泡沫里面多挣点钱,可能在做学问的问题上,就有点懒惰懈怠了,有点儿跟不上时代。

任正非这句,可谓一针见血,这的确是中国的现状。特别是这一两年,主播、网红的出现,普通民众大量惊叹「为什么他们这么有钱」,并带来了一个暂时的主义——纯粹的拜金主义。知识成了赚钱的工具,读书成了赚钱的手段,学问似乎成为了民众谈吐的荒芜之地。回到极其重要的基础科学,基础科学的发展是由人才推动的,如何获得所需的优秀人才呢?有两点,一点是教育,一点是人才引入。我们应当重视基础教育,提高教师的薪酬和地位,「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此外,现在是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可以把「外国鸡」引入到中国来「下蛋」。

因为我觉得儿女最重要的是,他们翅膀要硬,他们要自由去飞翔,这是父母的期望。父母并不是期望儿女来照顾父母——这个不是我们的期望——所以他们飞得越高,他们跟我们的差距就越大,代沟就越多,他们愿意跟我们沟通就沟通,不愿意沟通我们就不沟通。

这句,可看出任正非对子女教育的开放心胸。这篇对话中,任正非所说的亮点还有:对华为「5G + 微波」的优势的地位及其重要实际应用意义的描述。技术和平竞争,政治原因只是暂时的阻挠。计算机 + 统计学 = 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的基础是统计学,现有专业加上统计学,「才能带动新时代的突破」。华为现在的问题,「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管理不够精干[2]

主持人:「那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对这个问题看得这么清楚,你们在招你们的人才的时候,像统计、像数学这样的人才,好不好招?」

任正非:「好招」

主持人:「为什么你们好招?」

任正非:「因为全世界博士很多……」

对于主持人提出的问题,他的回答好像很跑题。上面这段对话,一休儿的理解:主持人加了「你们」两字,意思应该是为什么华为好招?是不是华为有些特殊的福利?但是,任正非却并没有从这方面来回答,而好像是从一个跑题的方面来回答。其实,究其根本,应该是任正非对很多问题有自己的思考,或者说任正非有自己独特的世界观,所以对于任一问题,都倾向于从自己的世界观中引出回答。他也喜欢跑题,这是一休儿喜欢任正非的最后一点,可能比较奇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