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


前言 超现实的奇幻世界

说到奇幻,你可能感觉有点陌生,但说到科幻,这无疑是个妇孺皆知的词语。其实,科幻只是奇幻的一个子集,且与奇幻一样,科幻也只是人类虚构作品中的一粟。[1]人类虚构作品的范围有多大呢?很大,你看看自己周围,除去组成它们的原子,其余所有都是人类的虚构。

fiction.png

奇异而虚幻,这是奇幻一词的解释[2],而奇幻作品大致上必须满足几项条件:[3]

  1. 异时空之旅,与异类生命之交流。(虚构作品的普遍特点)
  2. 存在与现有物理规律不符合的超自然现象。(与写实虚构作品[4]的区别)
  3. 第二世界(架空世界):建构于现实之上而描绘的世界。(与神话、童话的区别)

其中第二点,通常以西方魔法(魔幻)和东方武侠修真(玄幻)和未来科技(科幻)作为代表。而以时间序区分,魔幻和玄幻较偏向过去也就是历史中寻求背景依据或是相似,而科幻则会偏向现有科技的延续,强化及加强科学方面想象[5]

从远古伴随我们到现在的神话故事,到带给每个儿童美好回忆的童话故事,为什么虚构作品如此受人类的喜爱呢?以我们熟悉的科幻小说为例,科幻小说在哲学主题上来说,和人类上古的神话传说有着相似的精神基础,即对人类与宇宙关系的解释、人类社会未来命运的关注与猜测,它似乎触及了人类集体梦想的神经中枢,解放出我们人类这具机器中深藏的某些幻想。[6]

此外,虚构作品还能引起人类对一个重要问题的思考——目标,这点尤其体现在奇幻作品之中。接下来,本文就在奇幻世界中探求个体及人类的目标。

桥梁 史诗般的热情重燃

《加勒比海盗》、《霍比特人》和《指环王》这些电影都是在一个想象的“假”世界中,如:《加勒比海盗》中的荷兰号,更不用说《霍比特人》和《指环王》的中土世界了。不过,虽然想象的世界完全不同,但是有一个都相同的点:发生着史诗般的故事。

在电影中的全新世界,随着屏幕的每一帧画面倒立在我的视网膜中,我的大脑重新认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环境与现实中完全不同,这个世界的人与现实中完全不同,但是却发生着对这个世界而言正确的事。认识到这个全新的世界后,想与之发生交连,会假设自己在这样一个世界,并问:自己会是个怎样的人,自己又是否会续写那史诗般的故事?

史诗般的音乐回响在耳中,哦,原来我所在的世界和这个全新的世界都回响着一样的史诗!就这样,以音乐为纽带,联系起了这全新世界和现实世界,这个正在眼中的全新世界又通过神经与脑海深处的现实世界发生物理碰撞,碰撞出史诗般的热情火花,这火花驱动着自己思考这全新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关系,驱动着自己反思人生目标!是的,史诗般的热情正在火中燃烧!

简而言之,因为对现在这个世界,也有这样的认识过程,自己的感觉被触发,产生自己的知觉,而那时史诗般的热情也燃烧在自己的心中。但是,就如小王子长大后,经过一些社会齿轮的加工,自己成了一个形状与上一个一致的工业品,心中的火苗逐渐熄灭。然而,通过认识这个全新世界,反思的火花让这个形状破碎,史诗般的热情重新燃起!

但是,为什么现实社会的齿轮是毁灭个体火苗的凶手?个体的火苗旺盛,文明的大火才能燃起,而现实社会应当是文明的缔造者啊,难道现实社会背叛了个体和文明,企图毁灭?

是的,它的确背叛了,但企图毁灭的不是它,而是我们自己,背叛的原因是我们迷失了自己的目标——我们背叛了我们自己。

正题 个体及人类的目标

无论在哪个世界,只要有文明,那么文明中的个体都会有一样的问题:人生的意义何在,生命的价值何在?

文明中的每个个体都有一样的问题,就意味着此问题不可忽视,社会及文明的发展都必须重视这个问题。二战后的和平年代,技术大爆炸,现在人类的终极工具——能够替带我们思考的人工智能正在完善,然而对这个每个个体都在问的问题,这个时代却没有人给出一个伟大的解答。这也是奇幻故事现在越来越被大众喜欢的原因之一:在奇幻故事中能重燃自己心中的火苗,另一个原因是火苗熄灭的大众企图迷失在奇幻故事的天堂之中,逃离现实,尽管那其实只是一阵风,只会将最后的灰烬吹散。

缺失的伟大解答?既然能在奇幻作品中找回自己,重染那史诗般的热情,那就继续在奇幻作品中回答奇幻作品未回答的问题:人类的目标何在?

托尔金描绘的中土世界(Middle-Earth)中的夏尔(The Shire)是一个和谐的乡村,我在电影中没有看到政府的管理,但是人们劳动耕种,晚上喝酒谈论着乡间琐事,悠闲地生活着,非常和谐,与《桃花源记》中描述的生活何等相似。生活在科技和金钱中的我,也不禁为之沉迷,想想自己在那么一个美丽的环境中,纵享田园之乐,也可以找到自己所爱,也许会结婚生子,然后悠闲地回归自然的土地,这是多么美好的一生啊!

影片中远离现实的诗意田园生活,却让现实中的人十分向往,并犹豫:人的一生究竟应该如何度过呢?科学技术的发展,究竟是把我们带往未来的美好文明,还是把我们带入地狱,把文明带入毁灭?

也许你听过一篇神奇的论文——《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没有?那你一定听过一个词:技术恐惧。看那工业革命带来的全球变暖,瞧那人工智能带来的争论,想想自己明天也许就不再存在。此时,你是否突然感觉到自己脊髓冰凉,因未来的毁灭而恐惧?

但是,就如人有时会因自己的影子而受到惊吓,技术恐惧也只是个荒谬的鬼故事。

存在是前提

问一个不恰当的问题,夏尔的如此诗意能保持永远吗?不可能,两种会导致毁灭:

  • 世界之外
  • 世界之内

夏尔如此诗意,若此时定义世界:夏尔的世界,则最后世界之外至尊魔戒的毁灭就意味着夏尔的诗意能够一直长存,因为夏尔是个理想的诗意之地。但反而言之,若世界之外的至尊魔戒没有被毁灭,那么夏尔的诗意就将不复存在!所以,世界之外的才是真正值得注意的,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世界之外才是世界之内的一切基础——存在。

生命对个体意味着存在,个体存在对文明意味着存在。我们每个人都高呼生命万岁,因为只有自己存在,我们才有世界。我们努力让人类文明不走向毁灭,因为文明不复存在就意味着每个个体的消亡。所以,存在才是我们每个人的目标,存在才是文明的目标,人类的目标是存在!

之前的犹豫:人的一生究竟应该如何度过呢?由于世界是不断变化的,所以也许下一秒这个问题就因自己被毁灭而变得毫无意义了。因此,我们应该犹豫的是:如何保证自己存在!

反技术恐惧

因为世界之外才是世界之内一切的基础,故要保证存在(达到目标),就必须扩展世界之内的界,改变世界内外的界。而且,界不仅限于夏尔的地理边界,知识的已知未知之界不容忽视。

科技毫无疑问是人类知识边界的扩展的结果,而人类知识边界的扩展是为了保证存在,存在是我们每个人的目标,存在是文明的目标,任何反存在都是在挑战我们每个人,挑战着人类文明,是反人类啊!故技术恐惧不仅是个荒谬的鬼故事,还是邪教啊!

到此,毋庸置疑,科学技术的发展是我们实现目标的必然,对它的背叛就是对自己的背叛。科学技术不一定能把我们带往未来的美好文明,但反科学技术一定会把我们带入地狱,把文明带入毁灭。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B: 啊,慢,我想到了!为啥要注意世界之外?你之前不是说夏尔就是世界吗,但它没有被世界之外毁灭,最后至尊魔戒的毁灭就意味着夏尔的诗意必将长存啊!

A: 可怜人!世界是相对的!你就把我得出这个结论的前提假设当成教条了?!

B: 啥?影片中的夏尔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啊!霍比特人在那过着诗意的生活呢!

A: 可怜人,眼睛睁大不一定看得清楚,往远处看吧!真正的世界绝不仅是夏尔的世界,你个信徒,想想吧!若真正的世界仅是夏尔,佛罗多·巴金斯的那根为贪婪付出代价的手指又在何处?世界之外?可怜人,世界之内的你又如何穿过你自己所定的界限到世界之外?夏尔是在真正的世界之内的!

B: 你个布教者,满嘴胡言,世界就是夏尔!

回到现实中

现实世界,人类文明的地理边界已不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了,在哪?地球之外,如今探索一词更大程度上被定义为太空探索,这是必须的,因为地理世界之外的文明也许下一秒就让我们的存在不复存在。

而目前热议的人工智能,也是我们必须重视的,但我们不能回避,也不能倒退,我们必须扩展人工智能的知识的边界,唯有如此,才能保证存在。

但是,回归到现实世界后,现实世界的世界之内可不是理想的诗意之地。现实世界的世界之内有很多国家,很多民族,他们都高呼着:“世界是相对的!”,各自定义着“世界”之内,与“世界”之外斗争着。

这就是此文的目标,使大众树立目标,使大众认清世界,顺便清理技术恐惧这一毒瘤,以保证存在。

真正的目标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B: 你个布教者,满嘴胡言,世界就是夏尔!

A: 信徒!你的信仰我无法改变,因为——

B: 没错,我的信仰是最崇高的!那是真理!

A: 呵!首先,信仰无正确错误,高低贵贱之分!如影片中的光明与黑暗,光明真的比黑暗伟大?若以光明的角度,黑暗肯定黑暗;但在黑暗的视角,黑暗才是光明!如此,中土世界内哪种势力的胜利,并无伟大非伟大之分!且中土世界之内的战争是多么幼稚,只为实现自己这边片面的价值,毫无价值!而真理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且这真理非你口中所言!然后,信仰是基于你所相信的,你所相信的只是基于你自己的世界,不是整个世界,但是,对整个世界而言,信仰是基于真正的真理!并且存在于每个人他自己的世界中,存在于每个民族,甚至是外星文明中!而这真正的真理,就是我的信仰!我的史诗般的热情!

没错,目标为真正的真理,非存在,存在只是依赖,且必须。存在不能是我们的目标,因为不能为了存在而存在,应该为了真正的真理而存在,不然就如这个笑话:为了晚上睡好,坚持白天不睡觉,活着就为睡觉?

忘了个问题

Captain Jack Sparrow 的罗盘不是指南针,他的方向(目标)不是指针而是内心的方向。个体而言,目标存在于自己内心,人类的目标又存在于哪里?

compass.jpg


updatedupdated2018-09-192018-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