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神秘为第一推动

欧洲文艺复兴的基础是大众文学的兴起,故文化思想的普及能够避免极权,文化思想的普及是文明发展的保障。但在中国,文学一直在大众中普及,为什么帝制却持续数千年而没有被推翻呢?因为中国文化缺乏神秘主义,或者说中国的哲学是政治的一个工具,而它的目的只是国泰民安。这就对文人产生了一种奴隶的道德,即人生的价值就在于服务帝王,以保证国泰民安。反观欧洲,神秘主义一直在其文化之中,文人也没有这种奴隶的道德。在欧洲历史中,无论是古希腊还是中世纪,文人都是神秘主义的探求者,而非统治阶级的服务者。尽管古希腊有奴隶阶级,但古希腊的文化是那些极富个人主义的公民创造的,他们也并不是因政治而为之,他们是为了理解世界、探求真理而为之——即完全是由好奇心驱使的。至于政治,那只是探寻真理之路上回头时发现的副产物。在这里也可以看出,科学的精神是一直根植于欧洲的文化之中的。反观中国,政治的道德则一直根植于中国的文化之中。而欧洲影响世界,中国借鉴欧洲这段历史就告诉我们:人虽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但政治不能是文明的第一推动。以政治为第一推动的文明势必会战败于以神秘为第一推动的文明,因为世界是未知的。

点击刷新